You Owe Me A Hug and Forever 25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大约花了三个快要入睡的时间看完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那几天的自己都是颓颓的,就像最近喜爱的佐久間由衣在广播采访时说自己少年时代喜欢看太宰治,那段时间整个人都变得废柴了。笑,ゆいちゃん妳现在也不是阳光路线好吗?

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失偏颇,但我仍然认为向人诉苦不过是徒劳,与其如此,不如默默承受。

这就是我的生活。 同样的事日日反复, 只需遵循与昨日相同的惯例。 倘若避免大喜大悲, 彻骨的悲伤便不会到来。 前方路遇挡路之石, 蟾蜍都会绕路而行。

即将忘却的时候,却飞来一只怪鸟,用喙啄破我记忆的伤口。过往的可耻和罪恶的记忆转瞬间在眼前浮现,我坐立不安,恐惧到想要大吼大叫。

嬉皮笑脸的去面对人生的难。其实哪有什么人生的难?再难的事情被拆解过后总有解决的方法。或者就随着时间的流逝,平复当时的情绪。昨天游泳时,指甲被划开一个小豁口,也不疼嘛,我心想,因为没有痛觉神经吧。情绪就是痛觉神经,时间会替你挑断她,然后,Let’s move on.

每个人都是一个角色,不同人眼里的不同的角色。有时候固执地拒绝接受所有大众的想法,大众的价值观。喜欢处在一个极小的没几个人的圈子里,这样熵会很小,能量最低原理。就像Apple Watch,有开发者说,现在还戴Apple Watch的估计只有开发者了吧,而在中国独立开发者少之又少。我自己对「戴Apple Watch」的人有一个集合的思想:首先,妳是习惯每天戴手表的人,这样的人就超极少。过年的时候,外婆找了很多地方,才买到一块普通的合适外公的手表,而对于普通人,都有手机了还要手表干嘛。但在每天都戴手表的人眼里,这是一种象征时间观念的东西,时刻提醒自己,不仅要珍惜自己也要珍惜他人的时间。其次,他们会要擅长使用GTD,习惯用Due、Reminder甚至Omnifocus来提醒自己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最后,对于新鲜出炉的科技有着高度嗅觉的生物,就好比十条街以外一家面包店新鲜出炉的香喷喷的面包,小老鼠一定会早早的去排队等候吧(最近喜欢小老鼠,真是莫名其妙)。这样一交集,就没什么人了,我不觉得Apple Watch会失败,可能还不能让大众适应。果粉Rule No.1 如果Apple的产品有些什么问题,那一定是出在消费者身上。

人生这么短,还是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最重要,大Boss们都有秘书的好吗,哈哈。人生就是一个小Bitch,我还是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生而为人,十分抱歉。

越过山丘、喋喋不休

在那样的年纪根本不会选择关注李宗盛的歌,莫名其妙的歌唱方式,与其说唱不如讲呢喃。「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对我来说太重了,那样的才子们自然有浓重的「大男子主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女性只能是belonging了。

可在那样小的年纪,身边就有喜欢这种感觉的人。不过也罢,好像就只有那么一个。所以常常在想,她那么小小的年纪就能感知这种沧桑感,是受了什么挫折还是生来内心就比同龄人来得深刻?不得不说,这样的人对我是有吸引力的,像捋清满桌杂物一样的好奇心和整理癖,和残存的「圣母心」:想呵护每一个受了挫折的人。

但这次或许只能像「未解之谜」们一样,搁置了。

拥抱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就是说了嘛,大男子主义患者怎么会记得上一次谁给的拥抱呢。

  • 上个月28日上海某地铁站门口
  • 去年11月23日苏州火车站门口
  • 去年11月8日南京三山街地铁站里面

总是离别。离别的时候是需要「拥抱」的。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祝我生日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