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小咪每年日记

题记:觉得自己挺无聊的。

2017年末总结

不知道 Post-Doc 在旁人眼中算不算工作。只是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份工作吧,如果这么想,那我终于成为大人了。今天是 2017 年 12月,年末总会思考这一年的经过,我手冲了一杯咖啡,拿了两瓶啤酒,不知道越喝越清醒还是越晚越醉,酒不醉人人自醉。

还是要毕业

自从八月份以来,生活就赶着我往前走。庆幸的是在八月份有陪爹妈去一趟杭州,虽然我嘴上多有抱怨,跟外婆抱怨跟朋友抱怨,但我知道我是开心的,我爹妈也是开心的。不开心的应该是我的身体,刚回国一点时差没倒就南京上海杭州跑,当时 Period 在身上,乳腺也很疼,腰也很疼。这也是我回美国之前做的几项检查。人说到底还是怕死,也可能是怕痛苦,不得而知。

还是要毕业。从16年九月开始着手大论文的构思,到三月份重新开始认真写大论文,这就是个痛苦的过程。庆幸的是外导这期间有了自己第一个 baby,完全无法每时每刻「监督」我们,我也就乘机写我的论文。我记得九月份开始写还漫不经心,心想不急,有的是时间。等到中途妈妈来看我之后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二月,三月还去学了潜水,虽然中道崩殂,但也能认清自己和生活的全部。生日过后,觉得实在无所事事的厉害,那就认真写大论文吧,定下来百日论文的决心。

三月到五月,似乎中心从大论文转移一部分到少数派的文章。我喜欢写那样的文章,当时的少数派 Matrix 还没有向公众开放,虽然现在的文章质量也很高,但评论确实乌烟瘴气。当时流量不多,读者质量高,所以又是一个证明「大众是庸众」的我的一贯想法。在每次有新想法的通勤路上,我用 Ulysses 列下一个又一个草稿,到现在还有没完成的,可能也不会完成的文章。包括中间跟 Hum 讨论过几次的 Ulysses 教程,我觉得我没有啥资格教别人怎么用 Ulysses,你写就知道怎么用了啊,不是吗?在跟少数派打成一片的那段时间非常快乐,也认识不少网友,但你知道这种关系就是不维持不进步,愁云黪淡万里凝。我挺喜欢我的编辑 Yum 的,好像是成熟的一枚可爱女性。

六月初突然收到九零的一条信息,说论文截止在六月九日。往年都是在20号,大约在学期末的时候截止提交,今年就悄无声息不动声色的提前了,默默的在研究生网站的某个角落,大张旗鼓哦的悄悄话,绝了。我气定神闲,我泰然自若,我起早贪黑,我痛不欲生。我只记得最后截止的两天,我睡了三个小时,大部分时间在跟电脑前时差十二小时的师弟校对格式,师弟啊是真好。高老师也给我修改文章,我的文档特别大,100M,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高老师让我分开章节提交,春蚕和蜡炬,园丁和花儿,我无法描述我对高老师的感谢,但我觉得高老师这样立地为人的生活态度,是我想达到的。谦虚,实在,不卑不亢,尊重他人,尊重自己。

于是我便在九月初收到了可以在九月九日答辩的消息。高老师说,九月十六号一位老师要去澳大利亚,你就别推迟了,我定下来了,九月九号答辩。虎躯一震,四下无人。好好好。硬着头皮也得上,在我答辩的前一天,我扁桃体发炎了,我买了一袋小香梨,这样的小香梨🍐(我爱Emoji),九月份的南京跟往常一样熟悉,熟悉到快要陌生,就好像你小学时代的朋友,她喜欢站在阳台上看远处的样子很熟悉,但却实在陌生。还是高老师提醒我 Presentation 时候的成像深度和分辨率深浅的顺序关系,一两句牵动整个讲稿的前因后果,得意比较顺利的答辩。一天过后,是我掐指一算巧妙的教师节,我现在微信朋友圈告诉爹妈,我已经答辩结束了;再打电话给我外婆说,教师节快乐,我答辩结束可以毕业了。先告诉爹妈的原因是防止他们吃醋,说我什么事情都先告诉外婆,well,你知道大人吃醋时候,也是没办法计较的。我想让外婆高兴一把,是的,我毕业了,在教师节这天告诉她,我博士毕业了。可能在别人家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但说实话,在我们家,这很重要,这很值得开心。我喜欢成为家人的骄傲,这,可能是为数不多另家人骄傲的地方了吧。

下一站,好姑娘永垂不朽

莫斯科没有眼泪,我却流泪,不住哭的赞美。谷姑娘和韩姑娘在十月底和十一月初,深秋的婚礼让我感觉到,我们的故事就到这结束了,新的属于你们的故事正在拉开篇章。不能说嫉妒,只能说,好遗憾,不能陪你们的日常了。在这之前还有尤姐,在这之后或许还有小花。那些消失在风中的情谊,在我的梦里不时被吹皱,吹皱一池春水,春江水暖,秋过冬寒。我曾经以为真实的东西,粉碎在梦里,然后流泪在美国加州一个世界不唯一的中心的地方。我有一个毛病,喝多了就一直上厕所,但是今天好像化为了泪水,顺着往下滴落。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你告诉一个男生我们在新百逛街,我下去之后看见那个男生怀里的小熊,你说你们在一起吧;第二个圣诞节,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心碎,你陪我三号路翻来覆去的走;第四个圣诞,我带着单词还是政治小词典,在必胜客留出时间一起庆祝。谢谢你陪我的七个年头,无数心事涌上心头,无法言喻,旁人无法得知,也许会误解,也许会冷眼,但现在快要生 Baby 的你就用一颗永远善良的心去呵护这样一个新生命。当然如果他或者她没有继承你的懒,那就更庆幸不过了,她或者他的生活,我就实在无法抽身去参与了,我希望他们好,比你健康,比你优秀,比你成熟,比你冷静。

莫斯科没有眼泪,我却流泪,不住哭的赞美,你高一开学唱的第一首歌。I like singing,于是被班主任提议唱的歌。转眼也是别人的新娘,将来谁的孩子的妈,好美丽。说实话,我有些难以接受,他懂你吗呵护你吗,应该是的,只是我也不太参与你的生活了。

Toast to all of these,这些让我们心碎的东西,时间距离成长和阵痛。

新生活

「这是个中国人吧」,我心里想。然后便有了我们的故事。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当然美国,加州,你还能酒醒何处,不是你家就是我家,害怕坏人害怕黑夜害怕一切不清楚的人和事。我们共同喜欢的作家余光中要我们听听那冷雨,嗅嗅那冷雨,尝尝那冷雨吧。可不是嘛,加州干旱着火,没有雨。这是一个正在发展的故事,这是一个可能会结局的故事,we will see 你常说的很欠揍的一句话,谁有什么办法么,Toast to the future I mean.

最近,除了懒羊羊,我又有了新的陪睡玩偶 — Kaws X Peanuts,难怪被窝有点盖不住了。谁是谁的我是我的我是谁的谁,请认真朗读并思考这个问题,饿了吗,我给你做豆腐汤和咖喱蔬菜和虾仁。

实验室工作

很累。我打算 rebel 告诉他们我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否则降低的效率会导致更坏事情的发生。Labmate 的离开,Professor 的即将离开,同座位即将毕业,同作为即将换组 PhD。精英是你们的,不是我的,我投降,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当我反应什么是四分之一英寸不那么自如的时候发觉;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当我反应什么是宫颈癌不那么自如分时候发觉;我不属于这里。当我反应没有那么快的时候发觉。我本来就不属于这样,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想起自己喜欢的边塞诗,泪如雨下,潇洒的华夏在润滑和蹩脚的英文里消散,it’s honor to have a decent accent of English but I will never forget 牙牙学语: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尾巴

十二月没有寒风凛冽,十二月的艳阳高照是否是最后一年,不怀念不忘却不思量自难忘,来年青草香炎炎夏日,衣不锦也可还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