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and Lyft and Bastard

周五健身房后如往常一般用 Uber 和 Lyft 打车,挑选便宜的那个。今天的价格出奇的贵,而 flat fair 早就用完,于是饥肠辘辘的我就坐在健身中心的一件房间里拿出买的 Wafer Cookies 吃起来,等高峰时间过去。写完这一段秒到一单十元的,火速选中。到家洗澡吃饭,房东说我肚子小了。

「呐,还吃不吃下午买的零食啊,果然 Flat Fair 要买四十次那一档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