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nics West 2020 期间二三事

又在飞机上,看不下电影,也看不下鼠疫,刚好这几天的学术盛宴都把我喂圆了,消化而且纳新,在 2020 年初这场 2019 nCoV 破事闹得全球不得消停的时候记录 Photonics West 2020 的二三事。

出发前几日 2019 nCoV 刚刚爆发,正值美国全面封锁中国人入境,我在它闭关锁国前一天戴着口罩奔赴机场。在 Dropoff 行李时得知前面飞香港的航班被取消,当下一阵紧张然后心率逐渐趋于平缓,还好我能走。这场人祸中国人知道了什么是 N95,而这个月除了是农历鼠年以外,还是一年一度的 Photonics West。五年前的二月份,我第一次参加这场年度最盛大光学会议,最初缘由竟是地点在旧金山,万幸是这个决策之正确,就好比没进行调研但买完房子第二天被通知周围要开动地铁。那以后几乎每年都要去 Photonics West,有时蹭师妹和师兄的名牌,有时自己投稿。

这几日连日来都在凌晨接到爸妈的电话,我没有告诉他们原计划去开会,我说我在家里好好呆着写文章。他们或许识破了我拙劣的睡觉口音,又或许知道我在说谎他们很想说破,但是他们没有说破,我也不知道为啥。

Photonics West 2020,群山回唱,我必须去啊。

BIOS 分会

Moscone Center 的三个会场内分布放着纸质会议指南,比圣经厚且更大开。一开始我拿着它出入会议室和酒店,后来索性撕下我要参加会议的纸张。

BIOS 是 Photonics West 的三大分会场之一,BIOS 分会场有很多 Conference,在 Conference 下面还有有很多 Session,在 Session 下面有很多十五分钟的 Presentation,每场 Session 大概有 6-9 个 presentation。

不是我故意用英文。我自己还没搞明白 Conference Session 的中文翻译。

Conference 11228

11228 是代号,会议的英文是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and Coherence Domain Optical Methods in Biomedicine XXIV

前两天只是 BIOS 的热身单元,零星几场合适的会议要不断进出不同楼层的会议室,书包就地摆放,甚至有些人直接站在房间后面看完就去下一场。很多人用 iPad Pro 三件套记录会议。这是我前几年的装备,但我后来还是发现尽管手写这一刚需无法在笔记本完成,但从手到心再记录于 Notability,也不失为一个锻炼思维敏捷度的过程,我认为内化比烂笔头重要,至于忘记的就忘记。iPad Pro 三件套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多任务窗口的弱点,四指上滑直接呼出当前窗口的所有运行任务,iPad 几时能做到?我的 iPad 除了在录制 ByteCoffee 时作为分离通话用途以外,最多的就是投屏看电视了。

每一天参加哪一场,我花费了好大功夫去安排和统筹,会议太多要作取舍。这就是团队参会的好处了,每个人负责一部分然后晚上一起将听到的有意思的地方分享出来。我常常觉得周围的人不够好来创建和维护我理想中的实验室,其实更好地解决办法是什么我心里也知道。听得报告多了,掌握的套路就多了,比如一上来会将 Motivation,为什么要做这个研究,很多学校里没脑子的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一个好故事的开头最重要了,做科研就是写故事。

BIOS 正式开始在 Feb 3,结束于三天后。这是 Izatt 和 Fujimoto 主持的会场,大家都以能在他们作为 Chair 的分会下面进行 Presentation 为荣。每年 Izatt Jofest 都会欢聚一堂,我今年去了但没去聚会,此处一个自我隔离,另外这次会议我都是单独行动没有跟任何人聚会畅谈,非常时刻中国人的自我修养大家可以学习一下。

Session 9 Full-field OCT

一个好的学术报告大于 TED MAN,TED MAN,我称之为在台上演讲举手投足能看出来是经过一万小时刻意练习 TED 演讲的人。

TED 演讲技巧确实有用,我猜想核心是增加自信和吸引注意力。一个自信的人不耸肩,打开胸腔;而一个吸引观众注意力的人一定很有趣,轻松找到观众的好奇心并无意间(非刻意)触碰之。将这两点融会于心于口于PPT,然后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手臂成九十度弯曲,双手自然张开,面带笑容,在现场直视观众的眉心。

接下来要讲一个好故事了。我真是有点受够了「任何事都是讲故事」的论述。卖广告是讲故事,故事精彩东西就卖的出去,这是消费主义;申请基金是讲故事,为什么重要,你提出怎样的方法,具体如何实现,为什么你能做成,预期的结果有哪些,这是伸手要钱之修养;即使是天才,一个人一生的轨迹常常用一个故事就能讲完,想想霍金和万物理论,图灵和模拟游戏。但是,故事是要自己去体会而不是通过别人吃下、消化、反刍,再传递给你的。你可以不自己消化,但到时候自己成为一头猪可别怪人家。

今年 Photonics West 加大了工业界会议的力度,在 Moscone West 单独设置了 AR/VR startups 的会议,我这样学术 Author 的权限是不能进去的,除非购买入场券。我之前跟谁说来着,Photonics West 在光学界就是苹果的 WWDC,一点都不假。我是真羡慕 TED MAN 的才能,但听了 JScholler (JS) 的 Presentation 以后,我觉得他超越了 TED MAN。

Moscone South Room 157 是 OCT 板块的专属会议室,根据经验,现场灯光昏暗,黑色模板的 PPT 效果最佳,JS 在黑色背景为主的 PPT 上设置了很多动画,能看出来是用 Python 绘制的。我一直订阅他的个人博客,觉得这才是博客该有的样子。我这在写的这是什么东西,我从心底佩服愿意花时间把自己实验过程和实验想法分享出来的人。JS 一连进行了两场报告,因为第二场是他们实验室另一个成员的汇报,但这个新手爸爸没有从法国飞过来。

一个好的学术报告核心是内容而不是技巧。JS 围绕动态 FFOCT 成像模式,抽丝剥茧还原出最真实和极易理解的科学片段,用大量工具直观表述科学过程,但说白了他做的部分属于数学反演,就这点而言,越来越多 OCT 相关的论文其实是信号处理,在进行过一次「光学图像处理」的严肃教学之后,我发现了这点。在很多拿来即用的传统图像处理思想之上,OCT 成像结果当然可以得到提高,算法部分的改进容易自洽,也更容易发文章。再展开类比讲讲就是 Facebook 开出的年薪要比同等级 Apple 的年薪高。但我更喜欢 Apple,我喜欢硬件那在手上的分量,我甚至有点想用回有线耳机或者耳塞。托 Thorlabs 的福气,FF-OCT 硬件也越做越小,但硬件对图像结果的影响不足够大,有时很难有明显的改进,但一旦有,就是原理性的,颠覆性的。JS 同学除了在数学方面特别神以外,还将成像结果在频域上分析,且与颜色类比,构造出伪彩色的动态结果,对学术敏感的人大多如此,我辈楷模。

JS 学术报告的魅力,远大于 TED MAN。因为他包括了 TED MAN,你明白吗,我并不是说 TED 不行,恰恰相反,博而不精是博且精的基础,慢慢来,人生很长啊。

Poser Presentation

没能在文章里脱颖而出,实属遗憾,此次我的任务主要是海报展示。制作的 LaTeX 海报,属于一劳永逸之举,其整体简洁的结构和布局,以及「优雅」地放上学校中文名称,有理有利有节。在 11228 第一天的下午五点贴上了海报,不知为何,竟有一丝羞耻感。因为在贴的时候刚好两位男生正在看我这边,我就假装找钉子,等他们离开几米再去张贴海报。

在海报展示的环节是有免费酒可以喝的,想起五年前的那次看别人展示海报之时拿了一瓶啤酒,因为没喝完就直接上街去逛 Apple Store,结果被保安拦截说这不被允许,原来在美国大街上是完全不能饮酒的…不过中国虽然没有禁令,但也似乎没在街上看见过喝酒的人。

海报环节有更多时间跟感兴趣的研究者进行深入讨论,但感觉讨论完也没有特别多的收获,学术是自由的也是有所保留的。海报展示的排版还有待加强,重点和读者会感兴趣的地方需要更突出,我看了一下几乎没人放公式,下回可不能这样简单的把 Manuscript 拼接进去。简单来讲就是知道自己不用 presentation 有些失落,就懒得去把海报搞好,这是不可得的,我记得自己说过交出来的东西就是自己,可不能够邋遢示人。当然,争取进入 Session 9 Full-field OCT presentation 是目标。我也想上去一连两场 Presentation,说我的 Lab mate 刚刚当了新手爸爸。

一些忙里偷闲

SFMoMA

按照惯例,挑选会议一天午休的间隙去到 SFMoMA 看看 Dan Flavin 的 Untitled 们还在不在,

会议期间有给 PWer 专属的门票折扣,但我提前网上买好了票,就不能 refund,长庭外古道边,我也悲欣交集。今年没有需要购票的特展,只有一个我跟小爱都没怎么看明白的 Soft Power。看来,Soft Power 要足够硬才行。

既然是午休,那就要吃饭。SFMoMA 有三个餐厅,Coffee Shop, Cafe 以及 Fine Dining,三者覆盖了好大的受众范围,想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东西两翼的食堂,我不生气就是客气。咖啡店在三层,但在二层不需要买门票的地方有个流动摊位,这个摊位我看了看咖啡就走了,而三层有更好的与一些屏幕交互的体验,可以自己喝咖啡坐在一块大屏幕的对面,它可选择的播放博物馆当前展览的信息,适合独行侠。Cafe 在五层,因此也被称作 Cafe 5。在美国点菜十分容易,你只需说今天想吃什么蛋白质,比如三文鱼,于是店员二话不说就帮我点好了炙烤三文鱼,铺在 Bok Choy 白菜之上,周围点缀着一篇炙烤同款新鲜柠檬,仿佛都能看见非蛋白质的美拉德反应(不过关于美食叙事,美拉德是不是已经烂大街啦),最后还有烤小土豆,惊喜之处在于是小紫薯,意外的是口感稍干难以下咽。第三个位于一层的 In Situ 餐厅,据说是一家米其林水准的餐厅,至少从菜品的观感上是这样的,就是 Waiter 不介绍你是不会知道这些分子原来的状态是什么。比如第一道菜我选择了 Carrot Soup,多么简朴符合奶昔羊的人设,拿到手上好像一杯 Espresso,几口喝下去的那种,可能是把胡萝卜碾碎萃取成浓汤类比 Espresso base,上面是奶油打发又加温和一些香料混合的口感,类比奶泡。这样一杯小胡萝卜拿铁就做好了,handcrafted just for you. 不过话说回来,我是佩服这种类比和想象力的。我的第二道菜是生菜。主角完全是一颗生菜,就很有意思,生菜还有这种高级的吃法,有点过于高级的无聊了,并没有比正常沙拉里吃到的好吃很多,就是标准的炫技作品。总要放一些松露和某种打发成白色泡沫的酱汁,朴实低调的生菜不需与松露为伍的好吗?第三道菜是牛肉,两颗圆滚的某个牛排部位,上面有洒咖啡粉!这也是我选它的原因,很可爱,coffee bean,我问 waiter 说好的 roasted coffee bean 呢,她说洒在上面了。我喜欢问这些问题,不问都不知道自己吃到了什么,岂不是可惜了主厨的一片苦心?是不是好的餐厅都有内核?In Situ 的主题就是旧金山内核的现代艺术,不过你至少要了解一个才能感知吧,鸡尾酒冰球里一朵小花,叫 flower child,你真的了解旧金山吗,

这幅在 SFO 拍摄到的 Lean Rosenberg 的作品 Everywhere a Color,我真是有些感动,说着它不如纽约被纽约比下去了,旧金山的 Diversity 是一种新封闭,但纽约不是我的。旧金山的哪些街道发生过怎样的事,都会在记忆里被编成为故事,故事就是事实。我至今也不明白的一些事情,一些面对流浪汉的无所畏惧和 Inner Richmand is the real home to ChinaTown 的唱片店里听的音乐,没有关系你的世界就让你拥有。但故事我喜欢。相比去年,In Situ 今年的这份菜单更新了不少,点菜还是像我说的,在美国你就选择蛋白质种类,剩下的都配好了。此处我就不管各种素食者了,我不相信我的读者有素食主义者,且叫嚣环保的那种。最后按照惯例,我带走了菜单。

我好想去纽约 MOMA,但近期是不可能了,美国现在闭关锁国还有待解放。

三家咖啡店

又按照惯例,我应该去录音了,2020 年版本的情人节快乐之三家咖啡店 San Francisco edition handcrafted just for you.

Sextant Coffee Roaster

Sextant 六分仪,被这个名字吸引,虽然到现在我还没去查什么是六分仪1,但肯定是会用到的硬工具。在摸索了一番后,我发现了他们家只出售 Ethopia 的咖啡豆。

这是一家距离 Union Square 很远的咖啡店,一开始我以为没什么人去,但大大超过我的想象,美国人就是喝咖啡长大的,他可能不知道咖啡豆的好坏,但人家喝呀,In Situ 吃完饭都九点了,老人家依旧黑咖啡。在咖啡师帮我做 Pour Over 的时候,人群竟然排起长队,但 Pour Over Power User 就只有我一个,我眼巴巴的看着咖啡师,但他真没空跟我说话。大多数人点滴虑咖啡,一部分人一杯拿铁和点心,间隙他又拿出一杯同款咖啡豆的机器滴虑给我尝尝,他说,这是用机器批量出来的咖啡,顾客一般会加奶和糖,于是我们就一起义愤填膺抱怨这些人的「品味」,破坏了咖啡本身的味道可还行?还能忍?不可不能,但他们想怎么喝就怎么喝,伯爵咖啡…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此处一个脱口秀大会的 Power User。

Ethiopia 产区是我去年着重(控制变量)尝试的产区,因此对风味和庄园刚好略知一二,咖啡师说老板就来自 Ethiopia,话音刚落,看见老板推着那种推土车,里面放着很多麻袋的咖啡豆,进去里面烘焙了。

Verve Coffee

这家源起 Santa Cruz 的咖啡店,十分阳光,店里的装潢和感觉与 Stumptown 和 Intelligensia 等咖啡店类似,健康明亮,空间宽敞。Santa Cruz 是什么地方,就是你去了就想冲浪的地方,此时脑海里一个声音正在响起来,那就是 The Beach Boys Surfin‘ USA 以及浮现两个气质与冲浪无关之人,李如一和许知远。The Beach Boys 是什么乐队,就是制作出来这张让人听了就想去冲浪的专辑。

我第一次在美国开车就是去的 Santa Cruz 海滩,高速限速 65 英里,自我审查在最外面的跑道开到 60 英里甚至更下,这是一个危险的速度,高速公路不是这样开的。一个人开车,有种野生的自由感。纯净蓝色的大海,敞篷红色的野马,在时速七十英里的高速上,迎面整个亚热带的风,美国梦大抵如此。但这不是我的梦,梦醒来,我坐在 Verve 吃着超大的牛油果土司,想着你妈美国胃真大。眼前的 Pour Over 又完全交给了机器,

这很湾区。

咖啡师们自己交流的很开心,没有吧台的位置给我,我隔着玻璃看着机器做完这杯咖啡,越是知道什么是机器,就越觉得自己要更像人一点。有厚脸皮加持,我问以为咖啡师机器滴头旋转的轨迹会不会影响咖啡味道,咖啡师说这个滴头不旋转,但有时我们会手动旋转一下下,粗犷的美国精神就是这样,即使下面放的是我的咖啡,我都坦然接受。

十分喜欢 Verve 对外展示的咖啡杯,中间凹两头宽的设计,跟大阪 Lilo 咖啡、Stumptown 店内使用的陶瓷杯异曲同工,可是最后两天去了第三家咖啡店 Mazarine Coffee 后,想还好没买,似乎我更喜欢日式的朴拙,大智慧的那种。

Mazarine Coffee

环境,室内室外皆有,80分;

位置,Market st,满分;

咖啡被装在好看的咖啡杯里,突破满分!

湾区特有的 Diversity is a new stereotype,通过 Verve 和 Mazarine 咖啡店的牛油果土司,我已经嗅到湾区近期流行何种饮食,那就是红心紫萝卜。将红心紫萝卜优雅的切薄片,跟牛油果片比邻而居,一起平铺在微微烘烤的吐司之上,handcrafted just for you. 红心紫萝卜,我小时候家门口的摊点上经常卖,我好像就吃过一次。没想到十几年后以这样的方式相遇,接下来你会以何种形式回到国内的「网红店」、「轻食店」?不过我高兴的是牛油果和紫萝卜在一起搭配很好看,除了淀粉类碳水和脂肪以外,好歹有点像样的优质碳水和纤维了。

这家咖啡店,我在后面两天路过都会进去,今天早上因为起得早,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半小时的时间,我拿出前一天在 SFMoMA 买的写明信片,想好送谁但不知道写什么,其中蓝色一张,印有 Ocean Park 展品的明信片打算给小爱,因为她刚好前一阵也逛了 SFMoMA,我就猜(测)看她能不能记得这幅作品。就在沉浸于自己沾沾自喜的情绪中时,收到了一条 iMessage 说是给我寄了明信片,要我回国记得查收,有那么一刹那是蒙着笑出来的,我竟不敢告诉她我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她肯定以为我在编故事。

其他

忙里偷闲就十分珍惜得来的时间,做很多平常不会做的事情。比如今天在 Union Square,我试听了森海塞尔的几副耳塞,

试跑了更贴合实际跑步感受的跑带跑步机,去戴森看了看国内没有的落地灯,高度刚刚好,价格稍稍贵,还好国内暂时买不到。

尾巴

其实一年一度的 PW 并不在 New Year Resolution 之列,希望将它列入一种好习惯。从香港转机回南京,带着那么多新的想法,基金之旅即将开始,即使没有疫情我从明天起也不会出门了。

一念之间,一宅千年,这个故事我来编。

  1. 六分仪用来测量远方两个目标之间夹角的光学仪器。 通常用它测量某一时刻太阳或其他天体与海平线或地平线的夹角﹐以便迅速得知海船或飞机所在位置的经纬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