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 3.2 学术还是工业(连载中)

Don’t be evil 是 Google 创业时的口号,也是目前很多科技公司想改变的东西,他们做不做到很难评判。硅谷是你去湖边散散步就会发现一家创业公司的地方,这一节讲述我对湾区科技公司的「远观」。

From Infinite loop to Apple Park

第一部分首先发表于 Apple 员工餐厅 Review

去 Apple Infinite Loop 很多次,买过纪念品,也在十点的时候等着它开门,从内心散发而来的笑容可以在每个 Genius 身上看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自己会被感染,Yes, we can have nice things!!

而在那时候 Apple Park 还没完工。

2017 年初春,我在 Pacific Scuba Divers 潜店学完潜水。在回家的路上,当时在等红绿灯,我就左右晃着脑袋想东想西,突然发现巨型「宇宙飞船」,于是惊呼,OMG,this is the APPLE PARK。

撇了一眼前面的红灯,嗯,还有时间!于是换了个姿势再拍一张:

这宇宙飞船神秘的可以,而现在你可以搜索”apple park employees walking into glass”,可以得到很多好笑的关于苹果员工走着走着撞到玻璃上的事件和相关后续。然而跟我一点也没关系就是了,从侧面了解到 Apple 的文化,逐渐从「迷妹」到思想成熟的「迷妹」,就好像美好的东西背后总藏着一点点脏。他一面对着消费者谈 Apple 的理想,生命科学领域、教育和每个人口袋里应该装有的歌曲;另一面让员工自愿拼命工作,呈现 Cupertino 和深圳 24h 不停歇的工作状态。此处应有 BGM – 娱乐天空

阳光多灿烂 可我的自由行驶地缓慢

欲望难躲闪 我终于还是失去了判断

阳光多灿烂 可我的理想在慢慢腐烂

同组的小伙伴利用暑假去 Apple 某个相机部门实习,回来分享跟呆在实验室的区别。在实验室我们每个人要完成从设计、采买、搭建、信号调试、数据处理、撰写文章,这些完整的过程;在 Apple,他只需要专心在一件事情,然后做好跟前边后边的交接。不一样的经历,高级的流水线工人的经历。别笑,在实验室也只是高级的包工头,还没有流水线工人的薪资高,这样。

时隔大半年,正常运作的 Apple Park 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这是 Visitor Center,就是目前对公众开放的 Apple Store,地下停车场非常大,路边有小哥指挥。进门大约有两个厅,一边跟一般的 Apple Store 并没有什么区别。另一边是 Apple Park 号宇宙飞船的展示厅,大家都盯着手中的订制版 iPad,用 AR 技术浏览整个 Apple Park。挺好的,不便宜的纪念品、没有什么香味的咖啡和人头攒动的闭塞感,我可能呆了五分钟不到就出去了。

喜欢一家公司、一个国家或是一种食物都可以,可以偏执和坚持,但基本上要多从其他方面去思考。小时候你会用黑白介绍电视剧里的人,长大之后可能会知道好人也会做坏事,坏人也不是一点都不善良。到了现在,那种混杂的情感是形容词都不够装的,往往立场一变,很多事情就能得到解释。

Googleplex

我第一次去到 Google 是在开往电影院的路上,还记得电影是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Google 总部就在 Mountain View Shoreline Lake 的旁边,这个湖好看到什么程度呢?

好像一幅泼墨山水画,而且泼的是蓝墨水。

开到 Google 周围停车,因为它是很多建筑分得很散,只能停在某个停车场,然后走到类似苹果的 Visitor Center。很可爱的画风,Android 小机器人拿着波板糖,不是它的用户也说不太出代号背后的版本号,记忆力有KitKat、Jelly Bean和冰淇淋三明治之类的。我的最后一部 Android 手机是白色的 Sony Ericsson Xperia lt18i。

很有现代感的腰身,跟主人不太像。

再走走看见 Google 街景车,在 Palo Alto 的马路上经常能看见。Google Maps 的好,出了中国就知道。

在 Visitor Center 里也有纪念品购买处,很明显就没 Apple Store 人气旺盛,我也就留下了一点笔墨:

Google 这家公司的内核实力可见一斑。尤其是会编程的用户,例如在 Google Sheets 中我们有一个实验室 Inventory,也就是仓库清单。利用自己写的脚本程序,将订单号、物品一同发送给导师的邮箱,待她批准我们才可以购买,这样的体验是非常好的。可以想像成是 Google Docs 上的 Workflow

从 Don’t be evil 到 Do the Right Thing,Google 的口号也在变化。而我更关注的是它收购的Deepmind,就是那个打败柯洁同学的 AlphaGo 所在的单位。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它的另一个运用在生命科学领域的项目。OCT 这种技术出来的结果很令人困惑,我们得到的是不太知道如何去定论的结果,然后用眼睛是看不出结构与疾病之间的联系的。我用 FF-OCT 得到一幅肝组织结果1

这是医生也看不太明白的结果,病理学医生通过丰富的临床经验和血液报告等生化参数来判断疾病,我们这些负责成像系统的对图片的认知太弱了。

还需不需要高分辨的非侵入手段对组织进行成像,我觉得是需要的;但就现代医学而言,病理科不愿意用新的技术,染色和制片是他们熟悉的手段,那新的成像技术该怎么变革,可能是搭乘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最近在机器之心上看见一篇文章,讲 MIT 深度学习公开课,在 Github 和 YouTube 有代码和视频资源。目前 AI 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算法纷繁杂乱,顺便招募一下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学生,可以给我写信 dxmcyr@gmail.com 聊一下。

再回到 Deepmind 这家公司,他们在 AI 领域发表文章的速度难以匹敌,直接都是现在 arXiv 登出来占一席之地。而在自己的人工智能研究所(占且这么叫) Google Brain Team 在 Reddit 的一次公开问答中被问及学术界和他们的差异时,它们说:

We can do exactly the same kind of work we would do in academia, including working on fundamental research or more applied research as we see fit. (Academics do applied research too!) Like academics, we interact with the research community by publishing papers, attending and presenting our work at conferences and workshops, and (sometimes) collaborating with people from other institutions directly on research work.

That said, some important differences with academic groups have an effect on our choice of projects and how we carry them out. For example, in comparison with most academic groups, we have more computational resources, including exciting new hardware (e.g. TPUs). We can easily assemble large, diverse groups to work on projects, with several senior people if it makes sense and both engineers and researchers if it makes sense. Just like in Universities, we also have lots of strong junior researchers we are training that bring lots of new ideas and energy to the group. In our case, these are often Brain residents and interns. Furthermore, we have a lot of exposure to practically important problems and a clear opportunity to have an impact through Alphabet products; on the other hand, universities often have impact in other ways that we don’t consider as much, e.g., participating in governmental programs and trai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researchers (though our internship and residency programs have a training component, so maybe the larger difference is we don’t train undergrads in other fields as much).

With these factors in mind, we like to play to our strengths—to pick big problems that we are in a unique position to tackle.

去工业界,先看看自己的简历和能力是不是达到时刻上战场的地步,你来是为了给公司盈利满足公司的正常运作的。去学术界,一方面想法是不是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支撑项目,另一方面,面对找个纸盒都能打碎酒精玻璃瓶的 Graduates(OMG Graduates),想想该怎么办。

Trouble maker the Uber

Uber 绝对是硅谷的 Trouble maker 了。最近一例案件 Uber 在 Arizona 州无人驾驶汽车撞死了一名行人。Stanford 教授 Fei-fei Li 也发表了呼吁大家往生命科学领域研究 AI 的 Twitter。再往前,因为似乎支持了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的#DeleteUber 浪潮也席卷过湾区,而且是一浪接一浪:「野蛮生长」、「拉帮结派、「性骚扰女员工,包庇上级」,发展的快的后果是这样的。

在我来之前,实验室一个很厉害的女生,发表了很多 OCT embryo imaging 的文章,也上过 Nature 子刊2,但是她顺利毕业后去了 Uber 做 Data Scientist,话说回来,她文章里的数据分析工具我都没大看得懂。想想也对,她文章中的光学系统部分就没有太强的创新点,而在对图片的分析很有一套,入职这个位置恰如其分。

Designed in California

适逢 Photonics West 会议休息间歇,我再次去到 SFMoMA,在最顶楼意外的发现了特展:Designed in California。

就是所有在加州被设计出来的产品。

Apple 家的

Google 家的

设计风格也不甘示弱

Tesla 电池

这个展不大,面积大概五十平米,一圈走下来基本上是半个「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了,就是那个位于 Googleplex 对面的 Computer History Museum,这家博物馆的第一件展品居然是中国古代的算盘,是一个非常需要动脑筋的博物馆。在那里,我也看到了小学时候背诵的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的原型,1946 ENIAC。详细的感受会单独写一章:湾区博物馆。

或许在未来,希望有机会亲身体验工业界的快乐和痛苦。

  1. Y. Zhu, W. Gao, Y. Zhou, Y. Guo, F. Guo, and Y. He, “Rapid and high-resolution imaging of human liver specimens by full-field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Journal of Biomedical Optics 20, 116010-116011-116010-116017 (2015).
  2. L. Z. Yanez, J. Han, B. B. Behr, R. A. R. Pera, and D. B. Camarillo, “Human oocyte developmental potential is predicted by mechanical properties within hours after fertilization,” Nature communications 7(20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