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 5.1 游览博物馆 – Charles M.Schulz Museum

你真的能看见童心。

今天是儿童节,一早醒来就有一种 this is my day 的中二感,这种感觉跟生日很类似。以前的时候会跟舍友一起吃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儿童套餐,拿一个玩具然后抱怨吃不饱之类的。今天中午不一样,肯德基都开始卖 craft beer 了,儿童套餐也变成了双人儿童套餐,真的会有两个孩子相约去吃儿童餐?我环顾四周,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们奔走吵闹,在吵闹中找到一个小角落,想起在 Snoopy 博物馆里遇见的画面,

几位有轮椅陪伴的白发老人,或被搀扶着或站着,在大大的格子漫画前合影。如果要用一张我自己拍摄的照片描述童心,我觉得就是它了。周围孩子的密度在逐渐增大,内心的一点点小角落依然坚挺,那就想一想我无比喜欢的装满了 Snoopy 的这个地方吧。

造访博物馆

当我们谈论起周六我要去 Santa Rosa 造访这所博物馆时,我的舍友非常惊讶我知道这里有个这样的博物馆,而她作为一个在 Marin 长大的孩子1,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当你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会想知道它从哪里来」,我心想。

周六的清晨,从冰箱拿出芒果和酸奶,把后者挤在前者身上,就是早餐了,有体会到 1+1>2 的神奇。出门、插上手机、选择当时 Imagine Dragons 的新专辑 Evolve,伴随着强烈的节奏感驰骋在 101 公路上。之前粗略看过地图,选择了到旧金山后从金门大桥开过去,沿着这边不靠海的 101 往内陆开,一路向北。苹果自带的 Photos 里有内置的照片地图功能,有时会拿出来看一看,硅谷的核心地带 San Jose 在最下方,中间有 Santa Clara/Sunnyvale/Montain View/Palo Alto/Redwood City/San Mateo,最后到旧金山。从旧金山往北是北加州,著名的 Napa Valley,前些日子被大火侵袭,有著名的葡萄和酒庄。而对我这样选择酒用瓶子的形状作为考量的人来说,没有太多吸引力,但基本上它会是跟团旅游必经一站。

定位在 Downtown Santa Rosa,这是一个以铁路闻名的小镇,除此之外就是 Snoopy 了,大多数人都不会为了铁路来这里吧,我看着这样可爱的指路牌,两眼冒光。

走着发现一个当地的咖啡店,坐下歇了一会儿然后拿上墨镜出门走走。除了比旧金山看上去和蔼很多的流浪汉之外,还发现了很多轨道,恰巧来了一辆短短的火车,这里我就不嘲笑美国的公共交通系统了,半小时才来一辆错过了真的会让人很慌张。

在车后备箱拿出提取买好的 Peanuts X Vans,换下左边开车非常舒服的运动鞋,心里想着:「嗯,等下整个博物馆就是我的了」,虽然 Vans 穿着走路真的有点痛。

向前走,看见跟 Google Maps 一模一样的场景,高科技还是没能磨灭我的好奇心,我就站在门口望呆。右边的主人牵着狗狗在拍照,前面的阿姨欠身跟狗狗打招呼。

迎面而来的 Snoopy 和它的伙伴们点燃了我,排队买票,一进去就上了右手边的洗手间,连洗手间里都有复刻的漫画。

看着漫画墙,我默默念叨,真是看不懂漫画呢。Snoopy 只是卡通画 Peanuts 里面的一个人物,而在 The Big Bang Theory 里经常被 Howard 提到的 Charlie Brown 才是主角和 Snoopy 的主人。我必须承认,我从小倾倒于 Snoopy 的颜值,而对这背后创作的内容不太知情。记得小学三年级前排男生经常爱穿一件背后画着 Snoopy 的外套,我就跟他说你不要动,我在画画。

从正面看过去,有一整面「像素风」图案,Charlie Brown 可能在跟 Sally 玩橄榄球,我默默伸出一只脚,极力想要融入而不能。沿着右边的扶梯可以走到角落的放映厅,这是从二楼看过去的视角,目光所及也就是一楼的大部分东西了,更多关于创作的部分在二楼陈列。

Santa Rosa 之花和上手打字机

二楼主要成列了 Schulz 的创作空间和创作过程。

其实这所博物馆也不是我说的 Snoopy 博物馆,而是关于作者 Schulz 在 1958 年定居 Santa Rosa 之后,持续在这座小镇创作的博物馆。在这篇文章里写到,

Santa Rosa, California was a major part in the life of Charles Schulz. After coming to the area in 1958, Charles spent over 40 years writing his Peanuts comic strips in Santa Rosa. On August 17, 2002, the Charles M. Schulz Museum and Research Center opened in Santa Rosa,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Redwood Empire Ice Arena

而文章 9 Things You Might Not Know About “Peanuts” 里提到艺术家 Christo 有一个真人大小的狗窝

…Among the museum’s collection of Peanuts-related artwork, letters and photographs are a recreation of Schulz’s work studio and a life-size wrapped Snoopy doghouse by the artist Christo….

Schulz 书房的复刻展厅我没有拍下来,只记得有一台跟我家一样的台灯,是墨绿色的灯罩,然后有一根挂绳一拉点亮的那种。接着展厅就有很多人坐着站着在看陈列的漫画,和介绍It was a dark and stormy night的海报,

有沙发可以坐,而我被一台打字机吸引。

我拿了一张稿纸,看着面前的教程,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起来,不成熟的小作品如下图所示,找不到回车和空格,上下行不对齐,大小写忘记按按钮。

我想起 iOS 上的 Hanx Writer ,一个打字机风格的输入法应用。用它体验体验就好,科技的车轮还是滚滚向前,iPhone 迟早都会进博物馆的,但 Pixar 的动画则会流芳百世,Steve Jobs 说过。

我拿了纸离开了座位,两个孩子立刻坐在那里用起来打字机。

在南京博物院里,我也是有兴致练几个毛笔字的。

Snoopy 和其他

离开之前在礼品店买了一只购物袋,一只飞奔的早期 Snoopy 形象。因为我的记忆里,Snoopy 一直是两脚着地的。

还有 Oversize 的短袖,我仔细端详和想像了一下,觉得我太瘦了,衬不上它。

我其实不太喜欢猫狗。Katerina 问过我是 Dog person 还是 cat,我说我是 People person。我喜欢跟人交流,我会试着体会我喜欢的每一个人的感受,而猫狗太难懂了,误解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喜欢用条件反射支配感情,或者用自己的思维去主导一段关系,所以我就喜欢喜欢 Snoopy 好了,为之颜值倾倒,为之衍生产品付费,为之驱车两个小时去到这个博物馆。

返程的路上,专辑 Evolve 听腻了,于是随机播放列表,一首 San Franciscan Nights 在狭小的空间内环绕,

Old Child Young Child Feel All Right

On a warm San Francisco night

我又想起刚刚合影的白发老人们,我希望那些皱纹可以刻在脑袋上,脸上以及脚脖子上,但是不可以刻在心上,握拳,嗯。

突然「哇」的一声,左前方十一点钟方向的小女孩打翻了饮料。我喝了一口肯德基里莫名其妙的啤酒,泡沫覆盖了内心小角落里无比芜杂的心绪。

  1. Marin 距离 Santa Rosa 四十分钟车程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