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艺术家的侧弓步多士炉

疫情期间变成了面包艺术家,切开后随机的气孔是表达方式。

这是一块乡村酸面包,不规则的气孔展示着看不见的气体,跟下面这幅作品一样,网住的空气是自由的,困住的你我是窒息的。

这是一块难度高一点的坚果酸面包。核桃与杏仁从完整到压碎,摊在气孔内,融化的脂肪令人沉醉,作为透镜的气孔将绿叶的分布映射在视网膜上,这是一个含有成像知识点的春光乍泄。

这块似乎有点美感的是最高难度的黑麦酸面包,也就是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出师了。黑麦的难度在于它天性不怎么产生气孔,即使用更多的酵头,它也很少出孔,你得在酸度和气孔之间作出妥协。

那么面包艺术家的实际的问题来了,这么多面包怎么吃掉呢。我遵循 味之道播客第十二期「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吃面包」所讲的,将面包切片冷冻,吃的时候拿出来回温再复烤。方法很棒,保存了面包里的水份,烘烤后不影响口感。接着我看了一下家里61升的嵌入式烤箱,难道每次我拿一片面包也要预热这么大的烤箱吗,瞬间想起来无厘头与后现代,但我是个普通人,需要多士炉。

我深深知道全网大多数多士炉是搭配方形吐司的,而我的酸面包切片后是拱型的,高8cm以内,宽20cm以内,如果用国内普遍的多士炉,会有一部分露在外面,或者没办法塞进去。简单来筛选,只要广告图片是放的方形吐司,我就知道它不太适合我。

那么类似微波炉的小烤箱如何?尺寸不限制是它的优势。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电丝加温到炽热的多士炉情有独钟,其内部机械的结构让我有真实的感觉,而且弹簧弹出的时候能感到幸福。我喜欢盯着炽热的电丝看,会想到 Dan Flavin众多无标题的灯管装置们,厨房就是艺术博物馆。相比较而言,电烤箱里的现代温控传感器灵巧的「加热」空气,控制湿度,弄得跟实验室一样,我本人已经很像运转精密的实验室了,我可能需要一些物理机械的结构帮我「去灵敏度」。最后一点,家里的嵌入式烤箱能力很大,再买回来功能类似的设备在我看来有些奇怪。因此,多士炉只需要做到烘烤我的酸面包,且需要机械结构,芯片越少越好。

朋友说我很苛刻。除了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以外,对其他事物的要求也很高。但我觉得我要求不高,我只是在找一款适合我的,或者说等一款适合我的多士炉出现。很快几个月就过去了,我还是用嵌入式烤箱复烤酸面包,又不是不能用。奇迹发生在某天做 Side Lounge,也就是下图所示的侧弓步的时候,

图片来自 POCKETYOFA

突发奇想以及鬼使神差去闲鱼搜「多士炉」、「侧滑」的关键词,还真被我搜出来这款多士炉。闲鱼卖家说这是朋友送的,还是全新的。接着我全网搜索调研了一天,在 YouTube 上搜索了一些测评,基本都是五六年前的视频。我猜想这款侧滑多士炉在中国市场反应一般的原因很可能是占用空间过大,而土耳其方面也没有过多在国内市场做宣传,我搜了中文的文章,根本没有点出这款产品的特点,当然2013年的生产力水平可能对这一款独特多士炉的销售量不友好,然而母公司确实是在上海有办事处的。

图片来自Arzum Firrin Toaster with Sliding Tray

考虑到我对多士炉本身的空间不是很敏感,同时觉得上弹的多士炉显得较为一般,这款侧滑式穴居人的设计将会是我家厨房装置艺术的一部分,时间不等人,感恩的同时立刻下单。

Arzum Firrin Toaster 带滑动托盘多士炉

写到这里,拿出来我的酸面包解冻、调到两档处开始烘烤,

侧边示意图看得见燃烧的金属丝,自动断电后享受新鲜出炉面包的幸福。

说说缺点。除了前面说的本身尺寸要比上弹式多士炉大以外,它金属外壳会发烫,侧滑金属栏杆也会发烫,但可以完全抽出金属架将面包倒在盘中,这是我目前实践的方案。该图为了在逆光的情况下凸显黑麦,我用了 instagram 里名叫 rise 的滤镜。

用两百块买到的这款全新侧弓步多士炉,和你正在看我写的文章一样,可遇而不可求。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像黑麦酸面包、黑蒜以及黑咖啡,没有体会过的人不会懂。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