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故事(又名被第一场雨搅乱的参考文献管理)

秋・故事

到Palo Alto快两个月。起初去Chase办信用卡的时候,那个会用偏振片遮挡屏幕信息的banker跟我说:

You just start to establish everthing here.

多事之秋。

一连几个月都不下雨的Palo Alto,从周五起就淅淅沥沥起来。就像房东老太太说的,在这儿,下一场雨是会上新闻的。而对于我,家乡的梅雨季,清明的杏花雨,暑假出门旅游一定会遇见航班延误的雷阵雨,而这又跟春雷不一样。「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场春雨一场暖」,这是我在春秋两季每次的雨后会默默念叨的。雨后的三号路的满地落叶,这样的秋天有些微凉,我牵着你的手,踩着一层层的黄色落叶,偶尔一阵风,水珠从梧桐树上滑落到身上,那种美好的片段,再也不会有。

夏・狂热

08年9月开学,全家人出动跟着我去南京,宿舍里我就理所应当地看着帮我整理书桌、铺床单的爸爸,和帮我洗军训的衣服的妈妈,我就跟外公外婆在一起闲聊。在此之前,我爸可是从来没给我收拾过东西,简直每天都避免跟他做过多的交流。他们好像想抓紧一些连结,连接当下和未来几十年的一种连结。昨天去computer science museum,看见内存的最古老形式-绳结,恩,是的,就是这样的结。逐渐长大的我在一个一个解开这个结,挣脱它离开它;而他们在守护这一个个结,如果一定要断开,应当由他们去完成。所以当时的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由着他们,没有去干涉。我从没想过这以后的八年就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从南理工的宁静轩15舍239,搬到了南理工慧质阁20舍C307,最后又到南理工东园小区,永远的孝陵卫200号。

昨天在computer science museum,看见一个Daddy站在摩斯电码前给三个女儿讲什么是摩斯电码,女儿回答说,dash and dot. 想起了小时候爸爸带我去的南京科学宫,那时候觉得他什么都懂,后来突然有一天觉得他什么都不懂。可是现在,当下,好希望站在摩斯电码前面的人是爸爸,他继续兴奋地在那里,给我讲一切,一切,然后笑话着妈妈这也不懂,那也不懂,接着妈妈会说,我物理差,但我文学好呀。据妈妈说,她看上爸爸是因为那一手漂亮的字。或许还参杂着物理学渣对学霸的崇拜,我想。

冬・未了

15年2月,第一次降落在旧金山,迎接我的就是倾盆大雨。一阵一阵挑战重力加速度的下降让航班上的小孩子一直在尖叫,我跟所有的大人一样假装镇定。瓢泼大雨伴随着强烈的海风,check in 后就去 Union Square 买了一双鞋。这雨也是说停就停,换上干净的鞋之后就停了,我也没什么事,在 Union Spare 附近瞎晃。其实挺没意思的,一个个牌子都是一样的衣服,哪儿都一样。但第一次一个人走在异国的街头,一切也都不一样,但手中的那把伞一直用到现在,刚刚出门买咖啡还撑着它,美国人好像不撑伞,在车里直接这么走出来,毫不在意落雨。

买完咖啡回来后鞋又湿了,我知道在 Palo Alto 的镇上有一家Vans。昨天跟高中的语文老师聊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后来老师问我习不习惯这儿的生活,我想这就是答案。

这篇博客的初衷是记录如何管理参考文献的

真是没看出来。那就强行插入这一段吧。

刚开始看文献的时候,只用脑子记,一直保持着这样一条「记不住的文献都是不重要的」的信条。虽然后来用Endnote满足极了整理癖,但依旧觉得这一条是对的。

找参考文献

对我来说,阅读文献分为主动搜索和等待推送两种方式:

  • 主动搜索

我一般会用 Google Scholar 搜索关键词,full field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然后在左侧边栏有选定的日期,文章类型等等。上周参加了的一个类似的 workshop,里面提到了其他方法,比如到固定网站资源库(Stanford library、iEEE Xplore)里去搜索特定文章,我是觉得不方便,如何确定资料库是否全、新?还有,像EE library的资料库是只有Stanford的在读学生可以拿到的权限,毕业之后学校邮箱是要注销的,积累的文献还要再导入导出,不是长久之计,作为一个可能学术坟墓已经埋到胸口的人,还是保守一点,用google scholar。

如果在国内不方便使用,我的建议是想办法搭梯子。这是我在国内24h用的:科学上网

  • 等待推送

我开始用rss feed订阅的时候,google已经放弃了这项业务。大家好像不太接收这样点对点的精确订阅,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于是什么都想看一看,殊不知是很浪费时间的。
工具上,我使用inoreader提供的免费抓取feed的服务,配合阅读器Reeder使用,inoreader自己也提供阅读器,但我不喜欢。我订阅了光学的大多数摘要feed,如OSA和SPIE旗下的杂志,OCT新闻聚合类网站OCT news和漫画的Ph.D. comics,订阅如山倒,阅读如抽丝,唉。其实inoreader提供全局搜索功能(之前用的feedly只有付费用户才提供,于是我放弃惹),比如我只想看OCT(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里面的关于FF-OCT(Full-field optical coherence)关键字的文章,只要搜索就可以了,在成百上千个摘要里面精确定位还是很方便的,尤其推送的速度永远让你不缺文章看,然而,这也是缺点之一。

管理参考文献

  • 「随时随地打开想看的论文」是学术狗的基本技能

在下载了成千上万篇文献后,如何安置它们也是一门学问,早期我用「手动打标签和脑袋记忆」的方式归档文献。在dropbox建立一个叫reference的文件夹,里面文献的名称按照「日期 杂志编号 文献名称」的格式,全平台同步。在 iOS 和 macOS 上使用PDF Expert,在windows上就 whatever you like 了。这该是最古早的方式,也是我觉得最好的一个方式,学术狗需要建立自己的资料库,无论何时,当你需要陶瓷时,打开iPad(LTE数据版最佳),啪啪搜索两下,面前教授的文章就躺在那儿,你就可以和他聊新的想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场白。

后来要写文章了,插入参考文献又是很头疼的事情,Endnote是我唯一推荐的管理文献软件。他可以根据你的目标杂志套用对应的引用格式,我们知道不同杂志的参考文献格式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能统一?不得而知),英美杂志更是风格不一样,哪里需要斜体都是一门学问。修改文章的时候,文献的序号会随着你的修改而变动,这是我最满意的地方,不再需要手动一个个标序号。夸张的是,在我认识的人中,他的博士论文就是手动打上去的,所以一段时间,我叫他一起去健身房,他说我这几天忙着标参考文献没时间。我简直要疯了。

但是。

Endnote是在你下载文献和citation的时候加进去的,是聚沙成塔的方式。

进阶。

将Endnote的资料库文件夹和后缀.enl的文件放进dropbox,也就是说只要dropbox不倒,你就有两个随时同步的资料库,安心。

Workshop里大家还提到了MendeleyResearch Gate,前者是Stanford students only,后者是比较混乱,有好多教授并没有加入ResearchGate,让教授们搞facebook那一套,有点可笑。

学术中用到的好的工具

  • 学术海报

我第一次去参加会议带着的海报是请同学做的,后来同学毕业了,我就只能自己搞定了。用LaTeX写海报的时候,可以配置sublime text和LaTeX软件,然后一条条指令编上去,也可以使用模板,修改代码和图片。伟大的Overleaf可以直接在线生成各种格式的文章和海报,很不错。

  • Canvas
    这个课程管理软件也很好用,老师update课件,随时availavle online.但似乎只有美国的高校有。

  • Google group

  • Google slides

  • Google calendar

我好像Naive了,国内好像用不起来。如果我当上了技术部门的财政拨款人,就给全校装梯子。妈的。

春・日光

还没写完,天空放晴了,还是蓝的那么让人心碎。就至此搁笔吧,再去买一杯咖啡,加州的阳光该是让人最想留下来的理由。冬天还没到,我已经开始期待这里的春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