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跑酷」回到「想酷」

于吉是第一个在播客(Episode 42: 极速跑酷 From Thinkour to Parkour and then back again)播出之后还有细节跟大家分享的嘉宾。在实际跟于吉训练的当中,我也能感悟到不少 thinkour 的部分,下面是他的文字:


同样是跑酷,我们从“人练习跑酷的目的”来划分,主要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目标,导致完全不一样的“跑酷”。

第一种,是以展示自我个性为主要目的,Freerunning。目的就是练会各种狂拽酷炫的动作,在这个过程中身体会获得各种变化,比如身体素质中力量的增强,速度的增强,比如形体上脂肪的减少,更明显的肌肉分离度,但这些都不是练习者刻意为之滴。值得注意的一点,Freerunning 练习者 往往 愿意为了追求酷炫的动作效果,承担较大风险,比如:来自动作本身的难度风险 , 环境中的不确定性风险。

第二种练习跑酷人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锻炼身体素质,辅以练成实用的身体。这部分群体中,女性占有不小的比例。这些人不满足常规健美体系中以增肌减脂为目标的训练,希望,练以致用,或者为了某些实用性的动作去练习,比如有力量翻过学校的围墙去肯德基看书呀。比如晚上翻出自己家的院子,去网吧学习呀。亦或者追求传统训练中没有的,对精神(主要是自由,自然),对心灵(主要是勇气,趣味)以及对其他身体素质的综合训练(协调,平衡,爆发等等)从而开始Parkour训练。这部分练习者,不追求酷炫的动作,虽然他们看到这些动作时,心里会羡慕,甚至渴望自己也能完成,但在意识到风险之后,会选择看看就好。他们不喜欢风险,并希望跑酷训练能够尽可能的降低生活中意外带来的风险,例如:被绊倒后,被撞击后,身体可以本能的做出保护措施。他们会利用障碍来完成自己的训练,比如在不同的地形中做一些有机力量训练,在一组障碍中完成位移来练习身体的协调性(敏捷),在不规则的物体上练习平衡,最终目的是提高自己的综合身体素质,能在各种复杂环境中位移,例如爬树,翻墙等。


是的,我还有在学的,疫情期间翻墙进学校操场的想法不是没有的。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