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员工餐厅 Review

不废话,先上图。

Apple 总部地图,包含周围 Philz Coffee 以及 280 州际公路。

员工餐厅内部

第一道门

Apple 目前的总部位于 Cupertino ,这里的 Apple Store 有世界唯一的纪念品(T-shirt、铅笔等)。之前来过 N 次,一直被 Apple 的大门拒之门外,只有去 Apple Store 玩一会以及跟着 Loop 1-6 转一圈,拍一圈。今天终于有人 host 我去 Apple 的员工餐厅吃饭了,一早我就沐浴更衣,以显庄重。我并不是乔布斯的粉丝,也不是 Apple 的粉丝,我是非常认同这种价值观,比如 Voice Over 等辅助功能。

Infinite Loop

被小伙伴带到我熟悉的 infinite loop,

Infinite Loop 1

进门 check in 拿到这样的 badged:

说明了几点,比如不准拍照等事项。后来我跟小伙伴聊天说,这套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policy 完全没什么意义啊。小伙伴说,那你要当小人吗。我说,啊,倒是也可以啊。@#¥%……& 保持围笑

进二道门后看见两个圆鼓鼓的小树和玻璃天花板和玻璃幕墙,通透和自然是我的直观感受。但接着就怀疑,诶,这是真树吗,怎么那么像假的。接着又进了一道门,就好像甜甜圈,从外面进入里面的桃源。我所画的,就是里面的部分。

Caffè Macs

在甜甜圈中央是一个传统的意大利 Pizza 炉,一位姐姐正在忙着将 Pizza 面饼放进烤箱,烤箱上方冒着热气,周围三五成群吃着 Pizza 戴着 Airpods 的人。穿过草坪,在画的左上角就是员工餐厅 Caffè Macs。餐厅里面也是一个 Loop,就是甜甜圈模型,沿着甜甜圈是里外两层窗口,基本上是各国菜式,但没有粥。挺倒霉的,前几天智齿发炎,不太能咬合和张嘴,也就是张嘴的角度只有平时的一半,简单来说就是只能靠仅有的门牙吃饭,所以我想找粥。但没有粥,我看着寿司生鱼片还不错,就填写了一个表格或者说菜单,递给小哥。接着又去拿了一个冰淇淋 Gelato,心想,ice cream 就 ice cream 吧,非得 Gelato 吗。哎,真是喜欢啊~

你会因为公司餐厅优秀而去工作吗

反正我是不会的。

去知乎搜,Google 员工餐厅、Facebook 员工福利这样的字眼,肯定有很多回答。但是类似这样的公司为什么员工餐厅会被 Feature 出来?是记者媒体的问题,每当这时候我会反思一下我信息获取的途径,切换到一些更具有价值的 News source 上来。员工餐厅好吃,或者免费还好吃,很重要吗?找好吃的不应该去外面的专业的餐厅吗。小伙伴说,你设置的 benchmark 不对,不能这样比较。但我想讨论的是,Apple 的餐厅怎么可能会差成南理工食堂那样的?或者说,你信任一个人的品味,如果他足够诚实,那么这个人的其他品味也不会太差。换句话说就是: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我是不会因为公司餐厅如何如何优秀而去工作的,通常应该是这家公司本身特别优秀,优秀到我根本不用考虑这样的事情。

信息浓度

真的一张照片都没拍,但是依然想讨论一下保密的问题,也是关于信息浓度的问题:

信息浓度 = 信息量/时间

我自己下定义,也是瞎定义的。解释一下:首先不让拍照,但没说不允许画画。小伙伴说这是精细度的原因,乍一想,的确如此,一幅照片轻轻一按快门就获得了很多密集的信息,而画画的浓度就降低很多。这给保护隐私上了第一把锁。但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面挖下水道一样,有着强大ambition 的人只要有一个获取信息的方法,时间不是最大的问题。就像我的画,我今天只是忘了带 iPad Pro 进入 Apple,所以这幅画完全是我在外面靠着记忆里画出来的,如果我带进去(可以带),则精细度和信息浓度会上一个台阶。或许觉得我这么思考很可笑,但搞科研就是这样的过程,对细节的把控夸张到乍舌,也是做好一件事必备的素养。

Airpods 浓度和六周变四周配送

我觉得这块地区应该是 Airpods 浓度最高的地方了,我本来可以在一月份就下单但是被我取消,本来在五月份可以拿到又被我取消,for some reason,这回终于在国区下单,等四周后大约是九月八号在南京收到它。理由比较特殊,因为要打电话,EarPods 早就坏了,Jaybird 的通话质量断断续续,干脆还是 Airpods 吧!

尾巴

整体感受,跟 Stanford dining hall 之类的也差不多,可能是因为保密而多了几分神秘。

而这一块区域都是 Apple 的工作办公区,因此沿着这条大路两边有着绿色、蓝色、紫色和黄色等一系列饱和度较高的 Apple logo,我觉得颜色的选取一定有某种理由,而不是随机选取。这里我想说的是,在评论别人文章的时候,也要推测一下别人所在立场的原因,这样文章下面的评论区才能提高沟通效率。这也是我支持的价值观。

Pocket Casts 和我的故事

听播客已经超过三年,使用 Pocket Casts 也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故事的开头是2014年7月,记得从硕士宿舍搬出来,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便是自由的契机,也是孤独的开始。不再有舍友提醒你去吃饭,起床,自由支配的时间达到了每天二十四小时。刚开始并不适应这样的生活,每晚回去拿着平板看电视剧,没人说要睡觉了关灯,二十四小时包月的无线网络,即使午夜也没有锁门这一说。这样的日子并不是我喜欢的,于是我开始跑步、健身,消磨多余的时间。刚开始听喜马拉雅的罗辑思维和晓松奇谈,也把以前的晓说拿来重听(重复听之前的播客也是我经常干的事情)。后来发现了当时还是黑底白字的 IT 公论,听李如一(曾用名)装逼,保护艺术人人有责云云。当然还有每次会听到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跟着李如一先生的网站指引,知道了除了苹果自带的客户端,还有他最喜欢的 Castro,Pocket Casts 和 Overcast。我安装了这三个应用后还不满足,尝试了 Downcast 和当时还存在的 Instacast。从我个人需求和界面审美出发,选择了 Pocket Casts,我这个用户忠诚度极高,即使Overcast Castro大版本更新,尝试了之后还是喜欢 Pocket Casts。这个在澳洲的开发团队 Shifty Jelly 不会像 Overcast 的开发者那么 Fancy 的出现在媒体、播客和 Twitter 里,这款应用也没有很快速的更新。但是,他们的全平台做得很好,不仅是仅有的安卓支持应用,还有网页版播放器。我很早就付费了网页版,在使用黑莓手机的那段时间,依然没有影响我用网页听播客。在 app oriented 的时代,网页版显得很珍贵,但确实是万维网的根基啊,我想要去看网站,在搜索框输入网址的感觉。可能有人提到 Overcast 也支持网页版播放,是的,但它做的不够好。

第二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应该是2015年3月,那时在申请一个项目,需要考雅思。在准备雅思口语话题时,一个话题是手机应用,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 Pocket Casts,翻出了开发者网站,大肆介绍这是一个多么酷的团队开发的多么酷的应用。在Pocket Casts 网站赫然写着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podcast player”,莫名喜欢这种自信,当然是在它真的有这个实力的时候。尽管后来没有抽到这个话题,不过让我对这个团队加深了认识,他们类似罗宾眼罩的 Logo 也令我着迷,使我联想到独行侠和“I’m watching you”。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第三个时间节点是16年暑假,我如愿申请到前面提到的项目,在那个无所事事陪伴家人最后一个月的夏天里,除了冰棒和汽水的味道之外,还有 Pocket Casts 的大版本更新,更新到了 6 的版本,我的天哪,感觉比排队半小时吃到 shakeshack 还开心。说起来这个大版本的更新无非是支持 3D touch,改变了一些交互,用 Swift 重写了代码。但更新使我快乐,一点没错,哈哈。

更新版本

更新版本

6.0 update

在 Stats 这一栏显示从June 27 2016开始我已经听了一个月的播客,sounds like crazy,but it’s just there. I am not proud of this, but it’s just who I am.

Stats

Stats

Stats

转眼就是现在,17年6月底。一直以来我写 app 的动机是我对应用的使用感受,不会因为它最近更新或是发布就立刻写文章。记得跟一个soul mate(哈哈我是这么认为的)聊天的时候,她说自己学课外知识比较丰富但没啥用。我说,有用,比如你就吸引到了我。她说,这有啥好吸引的,你看了书也一样懂。我说,不,我不想懂知识,是想懂你。然后说,交朋友就是这样,要靠时间到积淀,就跟酒一样,要品的,不是猪八戒和人参果的关系。她很认同“交朋友跟喝酒一样“的说法。

应用也是一样。尽管觉得用了半天来描述我有多喜欢一个用比特堆积起来的应用很ridiculous,这是一个仅仅三十人民币的虚拟存在啊,但是它就在身边对吗,好像电影 Her 里面的 Samantha;也好像奇葩说中姜思达说的,当你失去它会不会心痛,如果会的话,那就是爱。笑,这里还是不太恰当,但至少是一种“不舍”吧。

Pocket Casts 具有陪伴的属性。在情绪失调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花田fm”,听一听情感类播客节目,感受一下相同和不同人的同样感受。Pocket Casts 具有实操的属性,在被美帝单调的菜单虐得体无完肤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味之道”,那是真实的食物,不是罐头、加工处理过没有灵魂的东西,自己实操的普罗旺斯炖菜便是其中之一。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与口红、高跟鞋一样,Pocket Casts 也具有令人愉悦的属性。衣物会旧而应用却一直在更新,这就是奇妙的地方。如果你愿意,跟开发者沟通后会很 practical 的了解你的反馈,在以后的版本中作出修改,好像有一种共同成长的“幻觉”。与其说 Pocket Casts 呈现了美好的东西,不如说是由苹果建立起来的 Podcasts 社群。主播们输出观,听众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你可以听插科打诨的黄段子,也可以选择听讨论艺术史节目的播客。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而 Pocket Casts 就是把这些端给你的 waiter,他们察言观色,关心每一位客人,甚至拍拍你的右肩,而且并不突兀,说最近我们推出新菜单啦,试试看新菜式?

故事还在发展,没有什么幸福和不幸福的结局,就是每一天的生活,平凡且普通。我想,让我自由的使用自己的时间,选择陪伴我的事物,是一种实在的快乐。

To my friends

后(hou)海(hai)有(you)树(shu)的(de)院(yuan)子(zi)

夏(xia)代(dai)有(you)工(gong)的(de)玉(yu)

此(ci)时(shi)此(ci)刻(ke)的(de)云(yun)

二(er)十(shi)来(lai)岁(dui)的(de)你(ni)

《可与不可求的事》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ke yu bu ke qiu de shi》

hou hai you shu de yuan zi

xia dai you gong de yu

ci shi ci ke de yun

er shi lai sui de ni

提升幸福感的习惯

我很喜欢写这类话题的文章,相较于一步一步教别人怎么解决问题,好像从根源上发现问题比较重要。任何效率的提高,主要是为了带来幸福感。那什么是幸福,对于成年人来说应该是不慌不忙地解决事情,且忠于自己言论,任何时候内心笃定,保持一致,这需要强大的内心和自我的管理。现在的自我管理我觉得有两派,一派是追求work life balance;另一派是说work就是life的一部分。

我以前笃定的支持前者。认为工作和生活应该要找一个平衡点,周末是家庭时间,后来发现有问题:家人周末去工作加班了,你还有什么家庭时间?其次,有时候社交说不上来是私人还是social,就好像对成年人来说永远是trade off,没有绝对对错之分。后者,把工作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也会出不少问题,比如一不小心碎片时间的邮件处理就会变成周末处理工作了。

反正都不能给我答案,我就自己琢磨。比如闹钟的设置,有 Weekday 和Weekend 之分,需要明显告诉自己这是周末。每个周末的安排也最好得当,周六的早晨会去买菜,买一周的菜(笑)。购物袋里长期躺着一张购物单,基本上每周都要买的这几样就列在上面好了,不打勾,不画线,拿起购物袋就可以去了。追求一种不动脑子还有秩序的感觉。其实就是最朴实的习惯,对所有的事认真负责,做到最好,哪怕经历所谓的失败,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写到这里我发现我写不下去了,开始鸡汤了。

千言万语,我的方法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经过我手的事情,我都认真做到100%,而对于超出我目前能力的事情也要做到问心无愧。比如给别人写的邮件要确保信、达、雅,这样也是珍惜大家的时间。对于那些自以为什么都可以,只付出50%努力的人,就只配50%的幸福感。就像最近奇葩说里面,有一句引用毛姆《月亮和六便士》里的话:

我用尽了全力,过着平凡的一生

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用尽了全力,这样平凡的一生,也是幸福的。

Goodbye and Hello

夏天来了,夏天我要走了。遇到很多人,告别很多人。

我想遇见你

May25

两年前大概是春天,每天晚上去图书馆做雅思题目,就是已经做得麻木和忘我了,一天在路上碰见someone跟同学骑车往教研室方向,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风风…就好像在风中抓到一些solid的东西;今天散步心血来潮拐弯儿去了hoover archives翻一些档案日记啥的,后来一推门突然有人叫了我名字,是roommate,她来参加一个你懂的social conference,跟我解释了什么commercial pattern,我全然没听懂,就是想起了the good fight 第一集 Maia 在网上查到自己成为律师的那一刻。

走在伯克利电报大街上 ,我想 ,每个像 Moskowitz 先生一样牛逼的人 ,都要有个笃定的核 ,这样在宇宙间才不易被风吹散 ,仿佛每个伟大的街区都要有家旧书店 。

我想好好say goodbye

May26

刚刚去跟被 Palo Alto 房价逼走的姐姐 Karry 告别。不太会告别,就是认真去见她,最后一面,拥抱,认真说我会想念你祝你好运。当然最好不要想最后一次见面或拥抱,现在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很抱歉不能和你朝夕相见了。在异国,最多的不就是告别么。上次的法国小哥也是,打算明天去 SF De Young 抒发一下情感。 ​

从对 Apple Watch 友好的日历应用说起

日常的一天从七点开始,尽量在晚上十一点之前结束。良好的作息是自我管理的一种方式,通常我会借助 Apple Watch 显示的日历来提醒自己哪一段时间该干什么。我习惯用 Apple Watch 看日历的原因是,每次在看时间的时候顺便看一眼接下来,比如「cardio」有氧运动的时间,这样你大概心里有个数就不慌不忙。在这之前我也开启了通知中心的提醒,但是效果不好。一来容易打乱思路,我很讨厌在工作的时候它提醒你十分钟之后要干什么,很可能我就被通知中心的其他通知吸引去干别的了,分心;二来我觉得提醒有一种 push 的感觉,不是你主动掌握时间,而是时间推动你往前走,要明白是谁在管理时间,往往接下来要完成的日历事件,很需要前面时间的积累,比如备课和预习这样的事情,就是说有一种成竹在胸的大局观很重要,事情是琐碎的但是要明白重点是要完成什么事。

日历对我很重要,在没有 Apple Watch 之前我也依次经历了以下五个日历应用,且每个日历应用都最起码用过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 自带
  • Calendar 5
  • Fantastical
  • Google Calendar
  • Timepage

经过我长达半天的测试(其实就是下载全部五个应用,然后对比 Apple Watch表盘),发现其中有小插件的是自带应用、Fantastical 和 Timepage,他们对同一事项的细节最多的插件的表盘为:

这也是我最常用的表盘,分为时间日期区、日历区和摄入卡路里、音乐和南京时区的时间。从图上可以看出,自带日历和Timepage有着完整的细节,下午四点到五点,有氧运动,而Fantastical是在买萌吗?

我一般不点进去看应用,因为在Apple Watch 上还是不要过多操作,脖子来的比较舒服。好吧,我点进去试一下:

顺序跟刚才一样,自带日历的信息没有增加,点了跟没点一样,要再转动 Digital crown才会有反应,而且是卡片式的翻页界面,不连续显示日历。Fantastical 就比较神奇了,我前面还在说它在卖萌不显示日历,我点进去之后,它应该是同步了一下,所以找到了日历并且显示了出来,看下图:

本来我打算批判一下 Fantastical,但现在有些尴尬,好像它也显示了细节,但同步速度比别人慢本身就是硬伤。Timepage 除了完成前两者都有的功能外还贴心地显示了天气和温度(华氏度)。另外,在 Apple Watch 初代的时候,Timepage 一度同步无能,我给开发者写过邮件,答复当然是他们正在加班加点的修bug,所以我只好卸载了 Timepage,因为我看不到同步的日历会着急。后来,也就是这半年,加快更新步伐后的 Timepage,同步速度几乎跟自带没有区别,也没有出现过 Fantastical 这样「卖萌」的状况,再加上 iOS 上的界面也极其漂亮,也就没有其他理由放弃它了。

那么其他两个日历应用,Calendar 5 和 Google Calendar ,虽然没有小插件,但我还真不删除他们,因为…接下来会讲。

我的日历观

细数过去,刚开始尝试使用日历应用的时候,是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日历,而且每天也没有过于复杂的事情(比如跟别人协同办公)。因此我将几门课全部安排进了代办提醒,设置周期和备注,比如告诉我教室在哪里等等。我也知道有很好的课表应用,尝试过觉得有些复杂,而且我除了上课还有实验和组会要开,于是就索性放在同一个地方,显得比较有秩序感:

在同一个地方的好处是,每学期结束之后,浏览一下这学期完成的事项,似乎完成了很多事情。但是后来发现什么都用代办事项提醒本身就不对,因为一眼看不到一天时间是如何分配的,对每天空白时间没有把握,而且很多琐碎和简单的事情都记下来代办,简直就是自娱自乐地打勾。你看,上课这件事是每周重复的,可以用周期性的代办事项标注,也可以用日历标注,两者都能提醒你教室在哪,似乎GTD打勾和日历事件都 make sense,但区别是「日历可以看得见这块时间分配给了这门课」,而代办事项打勾后就没了,因此日历更关注时间分配,而GTD更注重一件一件具体的事情以及对项目进行子任务分配,比如:

这是一个论文大纲,也是任务分配图,我基本上会打印出来贴在眼前,时刻提醒自己还有什么需要完成,所以在下面的日历中「Dissertation」这个大块时间,我是一章一节进行细分的,而不是呆写。但本文不想过多描述GTD。

日历的属性表示着是固定时间做的事情,有时候你会觉得一天一天在重复,很无聊。我想说这就是生活,让自己感觉不到无聊的方法就是使自己忙起来。比如你5点下班,下班后去健身房和下班后回家吃着炸鸡看美剧,都是选择,恕我直言,纯粹的吸收就是无聊的根源。你要释放身上的能量,去创作和流汗,达到一种动态平衡,无聊自然而然 fade out。所以我一般就会把时间安排地紧凑,比如这样:

这是三月-四月的日历,比较复杂,抽出其中一天:

就跟其他每一天比较相似,算是我认为 organized 的生活:

早晨写论文,午餐时间学习 Coursera 的课程,下午组会,健身,打扫实验室,修改论文。其实早晨写论文并不是全部时间在写,而是那段时间的中心是围绕大论文需要的东西来一项一项的完成,比如脑图中建立的子项目,例如采集数据、整理数据和研读论文等等。日历的核心在固定的时间做一项有核心的事件。之前每天晚上十点之后是 Kindle 的时间,但最近确实比较忙,诚实面对自己所以把它删了,不能自欺欺人,明明没有在做这件事还硬要写在上面。当然,「忙」和「没有时间」都是借口,只是不愿意分配时间而已。前天我睡前眯着眼睛看了几页Kindle,书名是sweetbitter。讲述了女主人公从家乡来到纽约的一家餐厅打工的经历,认识了从酒保到高级侍者到大都会博物馆形形色色的人和物。你不知道这是开始还是结束,你要像甜一样喜欢苦。就像每个人每一天的生活一样,好像永远没有开始和结束,只是一直在忙碌,觉得自己很辛苦。

如何制定日历

太多人不知道怎么制定日历,比如周六中午去买菜,是日历呢还是代办事项呢?我没有看太多GTD的书,我就是觉得,这如果是接下来的几周你每周这个时间都要做的事情,更多是关于时间分配,那请写在日历里。类似「每天回家的班车时间(通勤时间)」这样重复性较强的事情,请记在日历里,加班没有固定时间?那就不设好了,人在江湖加班不由己,(但愿如此,而不是因为自己上班就在浪费时间)。接下来再给自己分配一些固定时间做的事,比如周日早上是shopping time,每周二、四、六下午五点后是力量(还可细分为胸、背、臀腿)+有氧日,就好像生活大爆炸里周五是Laundry Day还是什么Day,我忘记了,但就是这样的概念。

「重复事件」和「分配事件」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不受你主观意志转移的,而后者你更自由,添加日历有助于让意志往积极的方向走,日历 is watching you。

下面谈谈工作中的日历,都说工作时最好用番茄时间,这点对搞科研或者难度很大的事件根本不适用。比如看文章的人知道,文献是越看越多,二十五分钟根本不够我想半个问题,你要我现在休息,前面的二十五分钟思路就断了,打乱思路等于谋杀,这个很可怕。那到了缓冲期怎么做选择?也就是说当你看着满桌的 paper,低头扫了一眼 Apple Watch,心中怒飙脏话「卧槽,来不及了」,因为一分钟后你该去做实验了,但你还有一些关于 paper 的理论没有搞懂怎么办?首先问题在分配时间范围的时候,先要估计自己花多久看一篇文章,这是经验和对自己的认知;其次,你要想一想是不是再半个小时你还是搞不懂这篇文章。所以在你正确估计时长的情况下,应该切换思维去做实验。你搞不懂的事情很可能在潜意识里面就想明白了,但是你当下很混乱没办法厘清这个道理。我自己就常常在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情况思考一些很抽象的事情,比如线阵CCD曝光时间和扫频光源一次sweep时间的问题,其实就发生在昨天梦里(否则不可能记这么清晰)。换个脑子也是提高效率的方式。可能上班的人没有时间给天天健身,但换个脑子做一些其他不同类型的工作也可以帮到你。实在不行,自己打翻水,再收拾一下都是极端的放松的例子,我是认真的。

如果你跟我一样日历比较复杂,除了自己的个人日历外还要订阅团队的日历,那么请往下看。

订阅和分享日历

日历账户一般跟邮箱绑定,也可以在 iPhone 上建立单纯的日历而不绑定任何账户,绑定的目的是为了同步和分享(我认为)。我用 Gmail账户的 Google Calendar,所以用它来说明。

在我的日历截图中,有黄色(个人日历)和蓝绿色(团队日历):

淡掉的颜色表示这一天已经过去。

界面的左下角依次可以看见我的所有日历:

  • 我的日历
    • Yue Zhu – 我主动添加的日历 – 橙色
    • Birthday – 生日提醒 – 青紫色?
    • Reminders – 代办事项提醒 – 青紫色?
  • 我订阅的日历
    • Holidays in US – 订阅的美国节假日日历 – 蓝绿色?
    • SBO – 订阅的实验室日历 – 淡蓝色?

在右边一周日历的方格中会显示对应的颜色,你也可以设置喜欢的颜色,自己认为重要的颜色区分开比较合适。

订阅日历的方式是找到目标日历的链接,通常是一串地址+.ics,比如下面这个是美国公共节假日的日历:https://calendar.google.com/calendar/ical/en.usa%23holiday%40group.v.calendar.google.com/public/basic.ics

找到这样格式的目标日历,点击订阅即可。需要注意的是,当你是使用gmail帐号订阅别人的日历时,很有可能在 Timepage 上不显示(因为 Timepage 只抓取了gmail 账户的日历,而不是gmail账户订阅的日历,有差别),而使用 Calendar 5 则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我喜欢 Readdle 设计应用的风格,这也是前面说的不能删除它的原因。所以我的建议是在 iPhone 上订阅日历,订阅之后在设置-日历-账户里看见这样的界面,则表示订阅成功:

那么在 Timepage 中就能看见 SBO 的日历,因为是系统订阅,Timepage对系统订阅的日历抓取完全没问题。

另外,在 Google Calendar 的网页版里,也可以在设置里选择分享你的日历,比如点击下图右侧的Share this calendar

现在你订阅好了团队(SBO)的日历,后来你成为了leader,成为管理这个日历的人,那么请接着往下看。

多账户管理日历

这时就涉及到多账户的日历管理问题,我熟悉的方法是使用 Google calendar 这个应用。团队的日历通常比较复杂,需要在日历下建立很多次级项目,不同的项目对应不同的受众。比如你的团队有十个人两个项目,其中7个在做项目1,8个人在做项目2,比较有秩序的做法当然是用色块区别开两个项目,但是你们属于一个团队,在针对全员的情况则不需要区分。在下面三款日历应用添加事件时,对帐号的选则只有「Gmail主帐号」这一个可选项(例如下图中的dxmcyr@gmail.com 或者 xxxx@gmail.com),没有次级项目可选。

而次级项目在 Google Calendar 中则显示为:

  • xxxx@gmail.com(团队日历)
    • Events(主要事件)
    • Class+Vacation(项目)
    • SBO(表示SBO这个项目)
    • Superlum BroadLighter Source(项目)
    • Telesto System(项目)
  • dxmcyr@gmail.com(个人日历)
    • Events(主要事件)
    • SBO(我用个人账户订阅的SBO日历)

你可以在gmail帐号里选择次级项目,进行事件的添加。这就是前面我提到需要保存 Google Calendar 的原因,iPad 版本的 Google Calendar 是最近才有,所以它现在是通用版,但很可惜不支持 Apple Watch 的插件。你注意到这里没有聊 Timepage,它甚至只能有一个 Gmail 帐号,也就是说你要用其他 Gmail 帐号的日历时需要退出当前,so awful。

尾巴

日历应该是具有时间分配属性的东西,而 Apple Watch 的使用则更凸显了这一特性:低头看一眼时间的同时掌握接下来要进行的工作:

比如现在,no more events,同时今天摄入的卡路里比目标值少13大卡,然后我就该去睡觉了。

我的中国胃

四月中旬,带着自己「做」的食物。看见燕麦片就顿生恶心,看着像猪食,正想着胃就逐渐疼起来,还以为是饿着了。

没有时间做菜。每天八点去学校,健身后晚上八点才吃上晚饭,房东说 Time is an excuse。每周固定做菜的时间是周日早晨的九点到十一点,对于蔬菜就是买个5-7种,用白水煮熟,等凉后放在一个个的小盒子里,再放进冰箱;对于蛋白质就是两种肉,用盐、胡椒、橄榄油、罗勒等腌渍十五分钟,再放进烤箱。最后是碳水,燕麦、全麦切片,之前是意面、米饭、豆类。食材还是这些食材,不同的是烹饪技巧、耐心和天份。比如说我就很不擅长放佐料,没有糖、很少盐、少油、也不用酱油,结果就是不好吃。对于吃,我也不是很追求,好吃的当然很开心,但蔬菜沙拉给我带来的clean感也很好,所以一直自以为是。在学校吃饭也是不好吃的大颗 broccoli ,干瘪的 teryaki tofu,肉类食物特别烂,我牙口还很年轻,请给我符合我牙口的食物。

撑完这份猪食午餐后,我胃已经翻江倒海。然后自觉支撑不了就上了趟厕所,果然拉稀,洗洗手打 Uber 回家,路上强忍疼痛听着 Uber pool 司机和前排乘客打情骂俏。回来也没吃饭就躺下睡觉,迷迷糊糊到九点开始刷微博,点开朋友圈发一个自怨自艾post,后来的结果就是关闭了朋友圈。做好不被理解的打算,还是不够,还要反省,还要修行。

第二天中午,点苏杭外卖,姜丝牛肉和扬州煮干丝,其实我还点了一份素三鲜,他居然没听见,各吃了一点点就吃不下了。如果瘦子就是这样的胃口,真满不幸的。姜丝牛肉,想起来新鲜的三丁包,一叠小醋,十来根姜丝浸没香醋中,用两根筷子夹起一撮带有醋汁的姜丝,放在已经被咬掉一口的三丁包上,看着冒着热气和香气的内馅,咬它一大口。

晚上房东太太回来,我说我有点发烧,她给我一份速食鸡汤面,她说妈妈会在孩子生病的时候煮鸡汤,即使是速溶鸡汤,然后还问我要不要吃pizza,我说我真没有这胃口。煮了她给我的鸡汤面速溶粉,check 了一下盐含量,我天,我必须加豆芽,我放下去半包豆芽。依然很咸,我想,为了多喝点水,也喝了这碗鸡汤。除了有点晕眩,which means 还在发烧中。

我一直以为我没有中国胃,可曾试想,正常的时候当然中国胃可有可无,当生病想家的时候,想念的还是那一碗白粥,一叠点心,中国人的血液永远在流淌。美国人太不会吃蔬菜了,除了沙拉就没别的。说饭不好吃加老干妈,我觉得这种想法特别可怕,这不就是饮鸩止渴吗?但是,我自己做菜特别淡,天然抵触酱油和糖,也算是极品一枚,能吃出每种菜叶子不同的甜度,有的还是先苦再回甘。比较害怕即使标记了organic还有农药残留,因为水果懒得削皮,草莓据说农药残留NO.1,所以一般直接吃香蕉。

碎碎念,还是有些晕眩,明天可以再休息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