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快乐 2019 Edition

Let the life flow

年初四中午,在亲人团聚的酒桌上,我爸无意中说了一句话:「专业非常重要,男怕入错行,女也怕入错行」。我立刻起身,敬了他一杯酒,他看上去有一些错愕,我说,这句话说得太好了,我觉得女生也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有认真对待春节在家的时间,包括跟爸妈的交流更多和更坦然地去交流自己的世界观。本着想给爸妈找点事做的想法,把要申请的基金打印出来,带回家给他们查错别字和病句。爸爸很认真的看了基金,用红笔勾勒出觉得有问题的地方,当时我在客厅「网上冲浪」,爸爸手拿着一叠基金和红笔坐在我旁边,突然巴甫洛夫他老人家降临,我心里一颤抖,想着,妈呀是我哪道题目做错了还是又找了一套试卷给我做?瞬间青少年时期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我笑了。那些害怕的场景,在我压力大的时候还会在梦里像老电影一样一遍遍重演。但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不就是虚惊一场么?

认真是会传染和延续的。年初一我开始草拟自主基金,就是另一个基金,因为我发现爸妈中午都跑去睡觉了,而我似乎不太能过「低质量」的时间,除非是爸妈要跟我一起看电影,有亲戚一起寒暄。我也更认真地去问一些更有趣的事情,比如上海阿姨儿子的出国申请过程,一方面给别人炫耀儿子的时间,另一方面从各个侧面感受多样性。年初二的时候爸爸帮我修改好了,说,感觉我写得挺好的。初三,妈妈开始阅读我的基金草稿,妈妈的第一个问题跟我之前想到的问题一样,觉得引言还差一个「早期原发性肝癌治愈率」。这很奇妙,妈妈没有太强的工科背景,但这一个问题是我之前「懒」就不想去搜文献写出来的,但在中文系背景的人眼里,这就是缺一个条件,缺一个支撑「科学意义」的条件。So brilliant.我下午跟朋友出去聊天吃饭,晚上回到家,妈妈说:「草稿里没有错别字嘛,但是一些病句我帮你标出来了」。我接着问她认真做一件事是不是还挺快乐的,她点头,我心里想,能帮爸妈达到一种心流,我也很开心。

初四的晚上我就启程回南京了。十点到孝陵卫,打不到车,索性我就走回家,看着大成雨的雪花和积成白面包的道路,我走回家。Love and relationship is dependent on conditions, many conditions. 尽量让肉身不受更多的限制束缚,没有感觉到大学的寒冷,在路灯下,享受雪花飘到睫毛和鼻子上,听着 “Kiss me underneath the mistletoe” 和「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突然一辆校内的车呼啸而过没有减速,尽管冰雪没有溅到我,但我回头给他一个中指,没有素质。又走了一阵,爸爸来了电话,说打车回去雪太大了,我说打不到车呢,没关系,很安全的。很多awakening的瞬间,包括爸爸为什么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一直挂电话,因为他给我的电话很多在他方便而我不方便的时候,于是我不接,后来想想,告诉他们自己很安全是非常有必要的。我走着想着雪下着天黑着,突然就觉得很幸福,我有很强烈的感受自然的能力,有感受爱的能力。年初四的早上,踩着大雪在中学操场跑了五公里,本来是准备跟爸爸一起的,他错失了这个跟我相处的机会,嘿嘿。

不过没关系,我的年还没有过完哦,元宵节还会回去,想跟爸爸一起跑步,想跟他们一起看电影四个春天和宗萨他老人家的 Love & Relationship。

Let the life flow.

Comments

So empty here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