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 5.4 游览博物馆 – Science Museum

一个人该用怎样的视角看世界,世界是客观的存在,但视角是独特的。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也是一个长假后的自习课。班主任问大家假期都做了什么,我听着听着都觉得无聊,于是开始放空,想着真无聊,于是拨弄期胸口的钥匙。哗啦一声响,不小心把钥匙掉在了桌上。接着班主任拉起来问我的假期,我于是开启科普模式:都说空气是无色无味透明的性质,其实空气也有多一种特性—粘性。实验装置是两个可以转动的圆盘,轴间距一个厘米左右,当我们转动其中一个的时候,另一只圆盘也会跟着转动,也就是「空气粘性飞盘」。

当然这完全不是原话,但这个场景我能一直记得。因为后来我爹又至少带我去过两次,这不是一段容易的旅程。在2018年的现在当然有动车直达往返南京扬州(但到杭州上海还要在南京中转,南京和扬州隔江相望的地理位置实在对扬州的经济没什么好的发展)。当时从江都到南京,首先要做巴士去镇江火车站,再从镇江火车站坐火车去南京。舟车劳顿到南京已经快闭馆了。当时被拖着去,也没有任何理解说去那里做什么,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依稀记得我爹会认真解释每一个展品的原理,而且跟当时在写的奥数题匹配起来,随时考我和考他自己。当然前者是尴尬的、窒息的,后者是自由的、发散的。

二十年后我重游西安,在宾馆附近发现的一座小小的科技馆,在退房那天的早上参观一下,我爸说你们去吧。于是我跟妈妈两人排队换票,进入了陕西省科技馆。上到二楼是电磁学展厅,很多关于法拉第电磁感应、切割磁感线、电磁转换原理的展品,我一如既往的兴奋着,给妈妈介绍他们的原理,还跟周围的小孩子讲解,说这是二极管,是单向导电。我跟妈妈说你发照片给爸爸,他或许会来。但爸爸在宾馆刷手机没有来,出场馆的那一刻我就在想为什么。是什么让一位对物理有着极度热情的人懒得来五分钟就走到的免费科技馆,答案是抖音和今日头条,以及时间。

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我爹对我的影响是这几年才逐渐觉知的,包括对数码产品、科技和科学的热爱。位于加州的 Computer history musuem,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还有 Monterey Bay 的水族馆,多少都带有科普的作用,在这一篇里,记录它们。

Computer history museum

当然,我要去Computer History Museum。这是还没去美国就列下的清单之一,其他的还有 Shake Shack汉堡店。从家到位于 Mountain View 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不到5km,我于是打算骑车去。跟汽车穿梭在一起,让我感觉很好,十月的阳光洒在身上,不小心我摔了我心爱的 BlackBerry Classic,一个在玩画板的小男孩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我可以,没事。我喜欢小孩的友情。锁车,买票,进入计算机乐园。穿过大厅,展览很有秩序的被一条线串联,每个独立小展厅是在时间线上的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古老的算盘,

我学过真实的算盘!一年级的数学课,老师让我们回家找一个算盘带到学校来,妈妈居然真有一个算盘,而且在家的时候就教我如何使用:下面五个珠子每个代表1,上面两个珠子每个代表5,逢5进1,可以看成五进制和十进制的混合计数法,至今都觉得是类似五笔输入法那样熟悉的人熟悉,陌生的人陌生的一种计算器。

接着往下走,令我激动的是二战时期的女程序员和专门画流程图的尺子:

ENIAC!!,屏幕上显示了这熟悉的五个字母,在小学计算机信息比赛中一直背诵的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

那段背诵的内容是:

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是1946年的 ENIAC,计算机经过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和大规模集成电路,逐渐发展起来…

真 Nerd 啊,庞大的 ENIAC 占据了整个空间,与1995年由宾大开发的手掌大小的 ENIAC on a chip 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我们还有摩尔定律:

它展示了线性坐标和对数坐标的区别,此处应有一个知识点。

What makes a computer circuit?

此时,数字逻辑电路的课程是必备的。在顺便说一句,这个博物馆的门槛是不低的,尤其是从珠算到 ENIAC 之前的逻辑运算方式,比如为了解决人口普查问题而发明的打孔卡制表机,是最早用于数据收集的机器可读的介质,是一个标准的聪明人「偷懒」来解决问题的方式,也是标准化信息处理的流程。电影「模拟游戏」里非常多的接线,讲述了图灵破解密码的过程。这不是拟物,这就是实体信号的走向。

接着就看到逐渐熟悉的身影,它是以乔布斯那个年轻时不愿意承认的女儿的名字命名的,Apple Lisa:

左侧是在计算机历史博物馆的物件,而右边是位于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临展 Designed in California。

我都想换华为手机了?

(错愕脸)为什么??

被问及的那个当下,我觉得人生观有些幻灭,怕是出什么毛病了吧,怎么会从 iPhone 换回华为呢?iPhone 怎么了呢??iPhone 已经变成我身体的延伸了,这个义肢是最适合我的,还有你的,我一方面害怕自己的固化,一方面觉得除了它还有谁呢?

但就在那个时候,我是尝试主用黑莓的。

回来的路上想起实验室管理员大叔推荐我买SMA转接头的时候说,

Where do you think is the Silicone Valley?

Palo Alto maybe?

Go HSC electronic supply or Anchor electronics, Sunnyvale!

回家的时候路过 In-N-Out,买了 Cheese Burger 和草莓奶昔,委屈的像个小孩。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

看!你猜这是哪里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

…你怎么知道…

CAS的建筑风格跟 Apple Store 类似,透明的落地玻璃窗,透着一种现代和清新,也充分利用加州的阳光。楼顶的绿色植被和蜂窝状的玻璃孔将阳光吸进人工热带雨林。中庭包含几个科学片区,在印象里有地震、人类演化等一些列主题展区,下面这个大摆锤在演示(可视化)地球的磁偏角。

著名的人工热带雨林要从电梯排队进入,一电梯约莫十个人,要保证进去的时候外面的空气更少的进入这个人工热带雨林,类似进入医学实验室中间过渡一段。随着扶梯往上走,昆虫和植物沉溺在一起,蝴蝶纷飞,还有甜橙给他们吮吸。

天文馆Morrison Planetarium有一个巨大的幕布,几乎覆盖了人眼的可视范围。大概跟迪士尼飞跃地平线项目的幕布差不多大。人需要仰着头来看播放的电影,随着镜头的远近伸缩,感觉自己在盘旋和俯冲。

海洋生态这一部分,也有大片阳光撒进海洋,

不论是 Nemo 还是 Dory, 你总能找到它们,

不在海边长大的孩子也在小时候的南京海底世界见识过鳐鱼,然而在看过 Finding nemo 和 Fiding dory 后觉得它更加可爱,肚皮上的洞好像笑脸。

小孩手指着海洋馆的鳐鱼,笑说加州最棒的海洋馆在 Montery。

Monterey Bay Aquarium

原计划去 Montery 学公开水域潜水执照,在下潜大概两米之后,我给潜水教练上升的手势,因为 Montery bay 水域之冷,我嗓子不适且呼吸困难。于是原本开开心心拿执照的计划落空,那就开车出去逛逛吧,于是来到罐头街。这是个标准的旅游街,跟南京夫子庙一样,我不大相信本地人会专门过来玩一趟,当然夫子庙在元宵节春节还是值得一走的。票价五十美元的水族馆引起了我的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

难道是这样的沙丁鱼罐头吗:

还是电影 Closer 里女主男配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还是天下之大加州为家的 Sea otter,就是那个揉眼睛妈妈不会不让它这么做的小东西:

更何况我还看见了工作人员投喂食物的画面,它嘴巴可真大!

这算是什么情况,海洋馆和 Sea Food 竟然融为一体,我的老伙计,可真够有意思的。

这又是什么,海蚯蚓吗,还在打架?

「你出来,我要吃了你!」小孩扒着说

大海一片沉浸,它依旧在做自己。

真是充满戾气的一天,现在我需要进屋喝一杯,锚定一下。

尾巴

仿佛空气粘性飞盘转了二十年,我回到小学课堂上跟大家说它的原理,逛科学博物馆有点找回童年的自己!原谅我的胡言乱语吧,哈哈。

Comments

So empty here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