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 5 游览博物馆 – SFMoMA

Introduction

从2013年5月到2016年5月,SFMoMA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关闭了整整三年。上面这幅照片来自See How They’ve Grown,恰好是15年2月,当时我在开一个学术会议。走在 creepy SF 的街头,路过正在重建中的 SFMoMA 和小且不精致的 Yerba Buena,早期 Apple 经常开发布会的地方,想象着某天跟谁一起去重新开放的 SFMoMA。

在一个平淡无奇阳光明媚的中午,很艰难的找到停车位,不料一个转角看见了 City Light 城市之光书店。看过那么多文艺的书店,我还是喜欢南京的凤凰书城,有一种要买买不买走人的大气。书店一文艺就让我浑身难受,简单点,书就是文字在时间和书页上进行的积分,路径再复杂也只是微分叠加而已。

斑马线风格的粗石岩墙壁非常具有现代感,SFMoMA 的浮雕字嵌在黑色条纹里,树荫也成了墙体的一部分。记忆里你衣服的条纹跟墙体相得益彰。走近去看,实际上,SFMoMA 的 logo 是明快的橘色,而且里面的装修风格非常具有极简主义色彩。

Material: what shapes do you see in this painting?

SFMoMA 内部墙体的文字小小的漂在那里,左边的手机标志说明可以在 App 上收听 Curator 的简介。我不打算按照一层楼或者一个展区的方式介绍我喜欢的展品,因为这些都可以在橘色的导览上读到,我想用自己的整理方式回顾那些打动我的作品,我碰巧喜欢的形状,用我喜欢的诗句,我写的诗句。

Point

北极熊探出头

眼神失焦的理由

是明视距离二十五厘米

还是墙体背后

看不见潜意识或是身体

倒影里你的样子

像一瓶摇晃的啤酒

先失焦

再失去

苹果

在小人国

琥珀色的果核

汁液流过

像糖浆般诱惑

红色

褶皱折叠

利剑离轴倾斜

吹拂干将莫邪

Line

白光线条的火箭

像素点构成塔尖

洒在地上的是月光

塔尖激发的是荧光

牛排和比利时华夫饼

是我爱吃的烙印

红橙黄蓝绿波长分割

啊 Da Flavin

虽然没有按照光谱顺序

我也依然爱你

独木舟闪烁着海的风

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

散落的棱柱太普通

你们是肢解的美梦

冰干风干榨干晒干

张牙舞爪般凌乱

科学家的手段

先解剖枝干

分形参数再算

接着成为数据量

多点识别三维重建

但你依然是我的想象

love you touch you kiss you into you

Plane

你要往哪走

把我灵魂也带走

电线编织花环

灯泡点亮花朵

一步之遥的前头

等等

我帮你系鞋带呀

我想了很久

脑沟回上锈

海吞没胸口

我将你放走

你说我就要牵你的手

戳一根铁钉到你心间

血喷射出来布满心脏

牛顿莱布尼兹微积分

在时间上

原子跃迁产生新的颜色

在空间上

浓墨重彩印成爱的形状

Inside Out

是褶皱还是凸起

是梦境还是现实

如山脊蜿蜒曲折

似四维空间幻影

是宇宙飞船带着外星人吗

是空间被折叠变成翅膀吗

是磨洗的咖啡豆被压扁吗

是一片树叶经过了永恒吗

Installation art

Still

网住的空气是自由的

困住的你我是窒息的

是静止不似静止

是平衡不似平衡

低头是婴儿的手

摇头是谁的触碰

地心引力拉住每一片我

万有引力吸引每一寸你我

Dynamic

接天莲叶无穷碧

大珠小珠落玉盘

玉盘擦肩的概率

远不到七十亿分之一

抬头看

灯在飞

书在亮

也只能是我

点亮你

或者合上你

尾巴

我已经忘记去过 SFMoMA 多少次了,只记得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是一个人。几年后的某天,在一样的街头和重新开放的 SFMoMA,向前走,没有回头。

生日快乐,不给你读诗,因为我会写。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