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 Ulysses 学术写作之公式输入



在 iOS 上不断探索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基于学术写作的需要,常常文章中有希腊字母以及公式的出现,本文的目的是让在 iPad 上输入公式变得简单一些,从传统的打字输入变为手写输入,同时满足在 MS word 上二次编辑的需求。

在 MS Word 输入公式的历史

由于种种的限制,我自己的学术写作的最后一稿基本在 MS Word 里,支持它的 MathType 是最为熟知的公式编辑器。有时候是很无奈的,例如本科毕业论文期间,我的文章发到其他人的电脑上后,Mathtype 编辑的公式全部变成图片,就是像素很渣且不能编辑的那种图片公式。我记得在最后一稿提交之前,就把公式全部重新输入一遍。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 MS word 版本不兼容自动将公式转换为了图片,也可能是盗版 Mathtype 的原因,盗版的环境最终会引起的就是自己的各种麻烦。

后来开始写 Paper,发现国外杂志给出的模版除了 .dot ,还有 LaTeX 格式。对于 LaTeX 的入门,这是一份其实很短的 LaTeX 入门文档,这是我反复研究的一篇博客,但如果你觉得它还是不够短,你也只需要在文章中输入公式,对其余排版的要求不高,看我这篇手写输入的文章就够了。我认为,熟练掌握 LaTeX 的希腊字母、公式格式不是简单的事,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我的建议是把数学符号打印出来放在手边,learning from doing.

如何使用 MathPad 手写公式

手写是一个极其自然的输入方式,我们有了更大屏幕,有了分屏,还有了 Apple Pencil,你还差一个名叫 MathPad 的识别和渲染系统:

如果对于 MathPad 大多数人还很陌生,那么同一家公司的计算器应该是有更大的受众群,如下图:

更神奇的是它们家叫 Nebo 的笔记软件,可以说是将手写这一古老的输入方式融入机器语言,我会继续使用 Nebo 并且写下自己的感受。

再回到 MathPad,它的用法是

  • 手写输入公式,在纸上怎么写在 MathPad 里就怎么写
  • 以图片输出,如下图:

  • 以 LaTeX 输出,如下图:

  • 其实我也不知道 MathML 是什么,也如下图吧:

在 LaTeX 标签下导出(此处你可能需要内购,¥18),然后到这里,这个 App 就介绍完了。

LaTeX 公式的用法

近半年来,我主要用 Ulysses 写报告、少数派文章、自己的博客。博士论文的最后一章就是用 Ulysses 写出来的,带有公式、参考文献,算是一种尝试。所以对我个人来说,公式跟 Ulysses 的连接使得 iPad Pro 增加了另一重效率,而 MathPad 和分屏 iPad Pro的配合可以说天衣无缝,当然 12.9′ 就更完美了。

先退一步讲如何在 Ulysses 上打字输入公式。最初根据少数派文章简中有效:Markdown 遇上 LaTeX,柯基同学的文章中的方案一 Ulysses + HTML 实现在 Ulysses 上公式的渲染,文章中介绍说这是 Ulysses 官方给出的公式预览方案。需要做的有两件事:

  1. 在文章开头加入如下段落:
~~ <script type="text/x-mathjax-config">
~~ MathJax.Hub.Config({tex2jax: {inlineMath:[['$','$']]}});
~~ </script>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cdn.mathjax.org/mathjax/latest/MathJax.js?config=TeX-AMS-MML_HTMLorMML"></script>
  1. 在文中需要输入公式的地方输入
~~$$我是居中公式本人$$
~$我是文中出现的公式$~

其中第一行表示这是一个居中的正经公式,第二行表示文中出现的某个希腊字母组成的参数符号等。

现在就是填写居中公式本人的时候了。接着导出 MathPad 生成的公式,粘贴取代我是居中公式本人八个字,得到:

~~$$E_{s}=\dfrac {E_{i}}{\sqrt {2}}r_{s}e^{-i\left( 2kz_{s}+\varphi \right) } 

在 Ulysses 的 HTML 预览中显示为:

$$E_{s}=\dfrac {E_{i}}{\sqrt {2}}r_{s}e^{-i\left( 2kz_{s}+\varphi \right) }$$

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回到 MS Word

不能在 Word 上二次修改就不能算是一个好方案。根据MathType TeX的指导,我们可以打开 MS Word 的 MathType 插件栏,复制 MatPad 生成的公式到任意区域,如下图

选中并 Toggle,(该操作可正向可逆向):

这样就可以无缝连接 Ulysses 的纯文本和 MS Word 文档,至少在公式这一领域里。

完整学术写作的工作流

可能有人还是会提问说为什么搞得这么麻烦,不能直接用 MS Word 写文章吗,当然可以。当你的论文超过一百页或者100M的时候,打开一篇 MS word 都很费时间;其次,Mac 和 PC 的 MS Word 有一定差异,有时候莫名其妙公式就被转换成图片了,而用 MathPad 生成的 LaTeX 代码永远都保持稳定;最后,用 iOS 写博士论文,我觉得很酷。我们还有 Overleaf,专门用来写学术文章的在线 LaTeX 网站,我觉得不实用,因为它严重依赖网络编译。因此我用 Ulysses 拆分章节写,通常我学术写作的工作流是:

  1. 用 Ulysses 写第一稿,除了排版以外的所有内容;
  2. 生成 HTML 文件夹;
  3. 全文(纯文本)复制进 MS Word;
  4. 用 MathType toggle 公式。

比如这个将论文第六章拆分成章节完成的例子:

尾巴

首先回到为什么用 Ulysses 写作这个问题上来,轻量纯文本和随时随地快速的输入想法是我最看重的两点。对于 Science 的学生来说,公式输入就是刚需,记住 LaTeX 符号各自的代码不是简单的事情,使用支持分屏以及手写公式 MathPad 为 Ulysses 和 LaTeX 公式架起高速公路(梗)。其实搞清一件事最好从根源出发,比如可以思考一下根源是什么,为什么 MathType/MathPad/Ulysses 都可以识别 LaTeX 公式?当从底层搞清楚后,就不用怕 iOS 软件之间的壁垒,在理解基础上的一切需求都可以被满足。

Code Matters and Happy Writing!!

Pocket Casts 和我的故事

听播客已经超过三年,使用 Pocket Casts 也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故事的开头是2014年7月,记得从硕士宿舍搬出来,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便是自由的契机,也是孤独的开始。不再有舍友提醒你去吃饭,起床,自由支配的时间达到了每天二十四小时。刚开始并不适应这样的生活,每晚回去拿着平板看电视剧,没人说要睡觉了关灯,二十四小时包月的无线网络,即使午夜也没有锁门这一说。这样的日子并不是我喜欢的,于是我开始跑步、健身,消磨多余的时间。刚开始听喜马拉雅的罗辑思维和晓松奇谈,也把以前的晓说拿来重听(重复听之前的播客也是我经常干的事情)。后来发现了当时还是黑底白字的 IT 公论,听李如一(曾用名)装逼,保护艺术人人有责云云。当然还有每次会听到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跟着李如一先生的网站指引,知道了除了苹果自带的客户端,还有他最喜欢的 Castro,Pocket Casts 和 Overcast。我安装了这三个应用后还不满足,尝试了 Downcast 和当时还存在的 Instacast。从我个人需求和界面审美出发,选择了 Pocket Casts,我这个用户忠诚度极高,即使Overcast Castro大版本更新,尝试了之后还是喜欢 Pocket Casts。这个在澳洲的开发团队 Shifty Jelly 不会像 Overcast 的开发者那么 Fancy 的出现在媒体、播客和 Twitter 里,这款应用也没有很快速的更新。但是,他们的全平台做得很好,不仅是仅有的安卓支持应用,还有网页版播放器。我很早就付费了网页版,在使用黑莓手机的那段时间,依然没有影响我用网页听播客。在 app oriented 的时代,网页版显得很珍贵,但确实是万维网的根基啊,我想要去看网站,在搜索框输入网址的感觉。可能有人提到 Overcast 也支持网页版播放,是的,但它做的不够好。

第二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应该是2015年3月,那时在申请一个项目,需要考雅思。在准备雅思口语话题时,一个话题是手机应用,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 Pocket Casts,翻出了开发者网站,大肆介绍这是一个多么酷的团队开发的多么酷的应用。在Pocket Casts 网站赫然写着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podcast player”,莫名喜欢这种自信,当然是在它真的有这个实力的时候。尽管后来没有抽到这个话题,不过让我对这个团队加深了认识,他们类似罗宾眼罩的 Logo 也令我着迷,使我联想到独行侠和“I’m watching you”。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第三个时间节点是16年暑假,我如愿申请到前面提到的项目,在那个无所事事陪伴家人最后一个月的夏天里,除了冰棒和汽水的味道之外,还有 Pocket Casts 的大版本更新,更新到了 6 的版本,我的天哪,感觉比排队半小时吃到 shakeshack 还开心。说起来这个大版本的更新无非是支持 3D touch,改变了一些交互,用 Swift 重写了代码。但更新使我快乐,一点没错,哈哈。

更新版本

更新版本

6.0 update

在 Stats 这一栏显示从June 27 2016开始我已经听了一个月的播客,sounds like crazy,but it’s just there. I am not proud of this, but it’s just who I am.

Stats

Stats

Stats

转眼就是现在,17年6月底。一直以来我写 app 的动机是我对应用的使用感受,不会因为它最近更新或是发布就立刻写文章。记得跟一个soul mate(哈哈我是这么认为的)聊天的时候,她说自己学课外知识比较丰富但没啥用。我说,有用,比如你就吸引到了我。她说,这有啥好吸引的,你看了书也一样懂。我说,不,我不想懂知识,是想懂你。然后说,交朋友就是这样,要靠时间到积淀,就跟酒一样,要品的,不是猪八戒和人参果的关系。她很认同“交朋友跟喝酒一样“的说法。

应用也是一样。尽管觉得用了半天来描述我有多喜欢一个用比特堆积起来的应用很ridiculous,这是一个仅仅三十人民币的虚拟存在啊,但是它就在身边对吗,好像电影 Her 里面的 Samantha;也好像奇葩说中姜思达说的,当你失去它会不会心痛,如果会的话,那就是爱。笑,这里还是不太恰当,但至少是一种“不舍”吧。

Pocket Casts 具有陪伴的属性。在情绪失调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花田fm”,听一听情感类播客节目,感受一下相同和不同人的同样感受。Pocket Casts 具有实操的属性,在被美帝单调的菜单虐得体无完肤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味之道”,那是真实的食物,不是罐头、加工处理过没有灵魂的东西,自己实操的普罗旺斯炖菜便是其中之一。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与口红、高跟鞋一样,Pocket Casts 也具有令人愉悦的属性。衣物会旧而应用却一直在更新,这就是奇妙的地方。如果你愿意,跟开发者沟通后会很 practical 的了解你的反馈,在以后的版本中作出修改,好像有一种共同成长的“幻觉”。与其说 Pocket Casts 呈现了美好的东西,不如说是由苹果建立起来的 Podcasts 社群。主播们输出观,听众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你可以听插科打诨的黄段子,也可以选择听讨论艺术史节目的播客。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而 Pocket Casts 就是把这些端给你的 waiter,他们察言观色,关心每一位客人,甚至拍拍你的右肩,而且并不突兀,说最近我们推出新菜单啦,试试看新菜式?

故事还在发展,没有什么幸福和不幸福的结局,就是每一天的生活,平凡且普通。我想,让我自由的使用自己的时间,选择陪伴我的事物,是一种实在的快乐。

使用 Ulysses 输出带有图片描述的 PDF 文档

在用Ulysses插入图片时会出现下面的界面:

图片插入图例

图片插入图例

图片插入图例

按照正常的逻辑,应该可以直接输出描述或者Title,虽然我不明白Ulysses对描述和Title理解的区别,但是在文章里,「简述一幅图片插入的理由」应该是毫无疑问的需求。Ulysses对这点支持得很不好,比如,插好图片并且填写信息后,在使用 HTML 和 PDF 预览时却产生了这样的差异:

HTML和PDF输出图片描述差异

也就是说HTML格式预览可以显示对图片的描述,而PDF不可以。对于学术写作非常不友好,这里我找到两种方法解决该问题。

2. HTML 转 PDF

既然 HTML 可以直接输出描述,那么只要将 HTML 直接转换成 PDF 就是曲线救国的思路。因此,如果使用 Mac Ulysses App,那么很简单:

  1. 使用自带Safari浏览器(或者任意浏览器)打开HTML预览
  2. Safari + 预览,将网页转化为自定义尺寸 PDF | 一日一技

预览演示

如果经常使用 iOS Ulysses App,那么稍微麻烦一点。@Reagan 在Ulysses 导出带有图片说明的 PDF 文件 | 一日一技 这篇文章里给出一种 Ulysses+iCab Mobile 的实现方式。其实使用 Readdle家 PDF Expert或者可能任何类似App都可以打开带有图片标题的HTML。但是,采用HTML转PDF的问题也很多,比如说图片尺寸不令人满意。

那么能不能直接在PDF输出带有图片描述的文章呢?答案是可以的:

直接输出PDF图片描述的对比

左边是没修改之前的状态,右边是修改后的PDF,总体思路是将图片下第一行文字和图片一样进行居中处理。

3. 直接输出带有图片描述的PDF

在具体修改之前,有必要Ulysses的自定义功能。Ulysses 的自定义功能太丰富,导致很多人望而却步,不像 Byword 你也没啥可修改的反而省事,all it depends. Ulysses 有两个地方可以自定义,分别是 Markup 和 Styles,在preference里面可以找到:

Markup

Styles

就我个人而言,Markup属于一种对 Markdown 语法的标记修改,更偏向主题或者是皮肤的修改。Styles 则是对整篇文章的布局、字体等的修改,具体可以对应到不同格式的修改,比如PDF或者HTML。

3.1 修改 PDF Style

首先打开PDF 目标格式的.ulss文件,如果是Ulysses自带的文件需要先复制再用text editor打开。如果觉得有些复杂,你只需要对自己说,嗨,这就是一个文本文档。

打开路径

打开之后的界面

移动光标到paragraph styles

添加标记的这一段:

paragraph-figure + paragraph {
	text-alignment:	center
	first-line-indent:	0pt
	margin-bottom:	2.75pt
	}

这段的意思是将图片下面第一行居中处理,看起来就恰好是图片的描述。如果想限制图片大小,可以添加下面这段,你可以自己修改数据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	Images
//

paragraph-figure {
	margin-top:				2.5mm
	margin-bottom:			2.5mm
	margin-left:			15mm
	margin-right:			15mm
}

4.尾巴

Ulysses修改格式纷繁杂乱,刚开始真不知道从何处下笔,于是从挑选解决我痛点的PDF图片描述修改开始,大家也可以告知我有哪些需要,从点出发是一个很不错的学习方式。

轻量整理 Kindle 书摘

Github 上看到的轻量处理 Kindle 书摘的 python 程序,在 kindle-clippings 页面。使用它的原因是比较简单,结果是在文件夹中按照书名形成一份份.md文件,不需要安装任何软件。

它的基本原理是,搜索 Kindle 书摘里的==========分割文档,再按照clips = {'book': {'position': 'clipping'}}的格式形成 .md 文档

过程

首先,拷贝Kindle 书摘 My Clippings.txt 到目标文件夹kindle-clippings-master

第二步,不需要安装任何软件的意思是 Terminal 可以完成所有动作。但在这之前需要了解在Terminal内如何进入目标文件夹,在Terminalcd代表的是change direction。比如我将文档放在file:///Users/zhuyue/Documents/2008-2016/kindle-clippings-master 里,我需要告诉Terminal我现在要进入kindle-clippings-master 的文件夹。cd documents表示进入名叫documents的文件夹。一步到位的方法是cd Documents/2008-2016/kindle-clippings-master

第三步,进入目标文件夹后,运行kindle.py 。指令为pip python kindle.py。这样就在 output 文件夹内生成 .md 格式的书摘,如果不喜欢output的名字,也可直接在kindle.py里修改。你会得到这样的界面:

我以前配置过Sublime Text,就直接在Sublime Text里打开 kindle.pyctrl + B编译文件:

还能根据自己的需要,稍微修改一下输出格式,不过我也是 Python 小白,就不画蛇添足了。

阅读

为了方便阅读,我在 Mac Ulysses 的左下角(或者Sublime Text或是 iA writer 不重要),将output设置为外部文件夹,可以这样显示书摘:

因为我将kindle-clippings-master文件夹设置在 iCloud 的 documents 里,所以在 iPhone Ulysses 就只能设置External files查阅单个文件。

更好的方式是使用 Dropbox,按照下面的设置依然可以显示完整的文件夹:

尾巴

简单的事情,我喜欢简单点来解决,工具的目的是更好的吸收内容。而在Ulysses 设置自己喜欢的字体、风格以及主题,也许在以后的文章里会继续写下去:

さくちゃん读过的太宰治

太宰治,
你好!
很可惜没能早些时候读你的文字。更可笑的是,早些时候我以为你叫「大宰治」(可能跟一个日本女歌手「大冢爱」混淆了)。你的「人间失格」好像就描述了09年的我,跟它的共鸣指引着我。你一定是一个有勇气的人,有勇气的人才敢自杀,并且跟有夫之妇的情人自杀未遂后,写下了这本小集,再次自杀。这次终于成功。「悲壮」不适合你,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描述,那应该是「苍白」。用「无所谓」的态度对待「人类」,因为你说你是「蟾蜍」、只配做一只「蟾蜍」。

试着描写我眼中的你:

在淡黄色的夕阳下,你走在四下无人的街道,浑身的酒气混沌四周,你晃着酒瓶笑着离开了这团氤氲,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即将忘却的时候,却飞来一只怪鸟,用喙啄破我记亿的伤口。过往的可耻和罪恶的记忆转瞬间在眼前浮现,我坐立不安,恐惧到想要大吼大叫。」

我会继续读你的文字,感受你的感受。
祝好,
MilkShake Lamb

おまけ 「means bonus」

  • 元気です 「genki desi」equals I’m fine
  • とても良い 「means very good」
  • ごめんなさい 「means sorry」
  • ちゃん 「酱」
  • すごい 「Awesome」
  • これはおいしいです 「It’s delicious」
  • 問題ありません 「No problem」
  • お名前は何どすか 「What is your name?」
  • あれ話なんですか 「What’s that」

申请联培这一年

现在我正在金鹰仙林店的COSTA写下这篇文章,各种神奇的际遇让我身处这种环境。于是拿出MBA,像「牙刷」里面的内田姐姐一样写下这篇博客–大概关于我从去年开始准备的申请联合培养的经历。

重游昆明

日剧「直美与加奈子」第一季刚开场便是两位姐姐用绳索勒死DV男的镜头,如此的插叙是日剧的惯常,那就从去三番开会那段时间讲起。
故事发生在2014年的五月,初夏的昆明天气清爽,在太阳下背脊被晒黑黑的,是的,这是我第二次来云南了。第一次跟爸妈,在高考过后的暑假,那时是稚气未脱的我。

午后的presentation使大家昏昏欲睡,而我是最后一位上台的,穿着H&M质量很差的米白色衬衫,肥腻地上台讲述我的论文。这是我第一次在正规场合做presentation。不提也罢,晚上的活动一直到很晚,我跟左超师兄还有陈师兄跟一位曾经的诺贝尔物理学家合影后,一起回宾馆,师兄提议大家再聊一聊,我们便谈论着学术、科研、博士生活,左师兄是大神,跟我提到了CSC的联合培养,他就是两年联培去的南洋理工大学,发表了几十篇二区高质量文章,无数次国际会议的presentation经历。他也建议我们申请。
回到学校我仿佛找到了方向。同时,一次小小的同学聚会让我得知了以前一直喜欢的人在somewhere,于是我就说,恩,我要去找妳。

三番不旅游

经历了许多手续,当然和最早的文章被接收。我在2015年2月6日中午乘坐东方航空公司的MU589直飞三番,中途看见了整个日本的版图,我想拿起单反拍下,但心想:「不,我会在这里的,在将来的某天,一定。」何必急于一时。
此行的目的是参加Photonics West的国际会议,展示海报和结交朋友,当然见到妳是我最想实现的。心愿达成的那晚很落寞,好像没什么可做的了,好像还有很多要做,对,申请加州的联培。

IELTS Exam

回来的路上就制定好了这一年的计划:

  • 三个月考雅思
  • 三个月发表文章
  • 三个月找导师
  • 三个月准备材料,申请!

所以首先,考雅思。幸好那时候对语言有着极其浓烈的兴趣,雅思单词也早就烂熟于心。报了一个新东方网络课程就完全自学起来,去图书馆找哈萨克斯坦兄弟姐妹联系口语,找大三学妹一起自习。小山龙介的「整理的艺术」中说道:

想要过某一门课程,首先报名,然后用100天去完成。

当然,很有可能不是原话,但也差不多了。就这样,从我开学那天(2.20)开始到最后考试(5.30)差不多三个月就达到了CSC6.5分的最低标准。

发表小论文

老实来讲,我以为自己会倒在这里,我实在没有勇气讲说一定能在三个月内发表JBO的文章。最终结果是好的,但是过程之崎岖陡峭,令人心惊胆战。在大修后的返修的一个月里,妈妈被查出子宫肌瘤,而且两颗肿瘤很大,要立刻做手术,那天我还在菲律宾旅游,回来后我放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每天奔波于鼓楼医院和南理工,白天看着满车厢中学生,背书的,写作业的,昏睡的;晚上看见下班的上班族,玩手机的,发呆的,昏睡的。更令我崩溃的是,手术后的第四天妈妈开始发烧,从没经历过挚爱的亲人从手术室中被拖出来,插满管子,手脚冰凉。照顾了一周后发现事情并没有好转,我的修改日期也越来越近,那一刻,真的,只有两杯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了。
都是炼狱,都是经历,都熬过来了,在妈妈复查走后的早晨,我收到了再次小修的邮件,那一刻我知道这事儿快成了。
说,世界上最好的四个字就是:「有惊无险」。论文顺利发表,JBO的影响因子2.859,光类二区。这一篇可以支撑我找导师了。

加州,还是加州

套瓷还算顺利,斯坦福的老师很快回复我,当下就觉得非斯坦福不去了。中间经历了法国导师、UCB的面试、利物浦大学华人导师、德国吕贝克大学邀请在Photonics West上面谈等,but 我知道此行的目的,所以,除了加州还是加州。
截至今天2016年2月19号,距离我学习雅思2015年2月20日,过去整整一年,revised的邀请信还没拿到,不过今天晚上或是凌晨应该能收到回复。邀请信还是存在一些小问题,不过我也不去想了。有家里的支持,我尽力做到最好,便不遗憾。

Life is a journey and not a destination

这一年来我成长了许多,这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不去管结果,只是努力做到极致」也是日剧里常常烘托的「主旋律」。结果还未知,此刻,我坐在COSTA喝着抹茶拿铁,写下这篇博客。今晚,我住在仙林大学城的咏梅山庄,第一次住Airbnb,很神奇的体验。喜欢阁楼的样子,是一个小小的心愿,今晚终于可以完成。
阁楼一晚

逃跑计划💨

三十歲之前叫成長,之後便是衰老,這是我小時候經常思考的事情。
上次跟雨潤姐姐聊天時說道,小時候覺得三十歲可以自殺了。她說自己也曾想過類似的東西。今天看Tao Wu的博客,其中一篇博文「蒼蠅說」中寫道:

她問過我現在是不是還保存著初中時五十歲就去自殺的計劃,我說是。

大抵都想過類似的話吧,不過我近来決定把日期推後到三十五歲,最起碼完成跟小花的三十歲之約。

「一個人的朝聖」讀後記

個人不是很喜歡讀小說,但自從某次讀了著名的「解憂雜貨店」後,發現小說的精彩不再與劇情的發展,而在於描述。「一個人的朝聖」這本書,好幾年前就出名了吧。一直以爲是旅遊書,就沒有看。略俗套的劇情,在我看來,就是不溝通導致整個故事的發生。不過作者對周圍環境的描述還是深得我心,比如說:

几近苍白的不知名小花,带着一抹浅紫淡黄,簇拥在树篱脚下。不知道那些年,副驾驶座上的奎妮可曾透过窗口看到这一切。

月亮的轮廓渐渐清晰,圆润而饱满,像一枚透出水面的银币,高高挂在夜空。

他喜欢端一杯柠檬水,到外面屋檐下和那些抽烟的人一起躲雨。这一季开得最早的勿忘我在月光下的水洼里闪闪发亮。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

但,這是譯者和作者的共同作用吧。這部書還有第二部,抽出另一個支線繼續下去,不準備再讀了,有些浪費時間。

接下去會認真重新開始讀The Great GatsbyAt Home with Madame Chic: Becoming a Connoisseur of Daily Life,兩本英文原版書,前者是小說,大名鼎鼎的Fitzgerald的這本小說是村上春樹最喜歡的,沒有之一,他在這版的長長的前言中有寫。這也是極具描述手法的小說,希望看完有不一樣的體驗,或是像電影一般華麗,或是另外一種可能。後一本書是微博(@Kindle中國)推薦的,關於法國女人的優雅的。在我前一篇「Decent and Chic」中有提到,應該會很快看完。這跟內心的某種東西有關,我就是要把每一件事做得優雅,就算是處理廚餘,清洗地板和炒菜於油煙滾滾中。這是生活態度,比學歷、身份、地位、金錢都要重要。

「女生當如是」。

註:這篇博客是用Windows Live Writer完稿的,總體還不錯,就是比較傻瓜,沒有一點MarkdownCoding的感覺。現在以爲有些困難的東西才是好東西(中二少年又開始擰巴了)。

書摘部分


一个人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也就是做决定的责任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很大程度上已经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我们已经做过艰难的谈话了,他已经明确交代过他希望如何书写故事的结尾——他不希望用呼吸机,不想受罪;他希望待在家里,和他爱的人在一起。
==========
– 您在第 20 页(位置 #176-17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52:29

从六十五岁那年开始,他就对未来的困难作好了心理准备:关节会越来越僵硬,耳朵会越来越不灵敏,眼睛一吹风就会不停地流泪,胸腔还会忽然一阵刺痛,好像预示着什么不祥似的。但现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又是什么呢,怎么这么有力,让他身体微微颤抖,双腿跃跃欲试?他转向A381街,发誓到下一个邮筒一定会停下来。
==========
– 您在第 37 页(位置 #342-3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0:24

“有趣的是,”她接着说下去,“我一直也很想这样试一试,但从来没有成功开始过。太多东西要做了,总是要先完成其他事情再说。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当然更容易,因为男人会更加一条筋。我没有冒犯到您吧,先生?”
==========
– 您在第 37 页(位置 #347-3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0:30

那女孩还不打算停下:“你是好样的。我真这么觉得。如果我们都不趁着现在偶尔疯狂一下,日子就没什么盼头了。”她轻轻拍一下他的肩,又回到那扇禁止闯入的弹簧门后面。
==========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353-35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7:40

他大大咧咧地仰躺在椅子上,两条腿蹬着地面,椅子只留两条后腿着地,颤颤巍巍地晃着,正是莫琳最见不得戴维做的动作。那男人保持平衡的同时,还张开两手环着自己的妻儿。
==========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354-35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8:00

现在哈罗德不得不作出解释了。如果他把这个计划说足够多次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渐渐变成能把这件事做成的人。
==========
– 您在第 46 页(位置 #436-4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43:12

几近苍白的不知名小花,带着一抹浅紫淡黄,簇拥在树篱脚下。不知道那些年,副驾驶座上的奎妮可曾透过窗口看到这一切。
==========
– 您在第 55 页(位置 #542-5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0:35

你还以为走路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呢?”她终于开口了,“只不过是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但我一直很惊讶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有多困难。”
==========
– 您在第 57 页(位置 #569-57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1:47

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推开父母,离他们越来越远。当他们的儿子终于永远地拒绝了他们的照顾,他们就要艰难地去适应。
==========
– 您在第 62 页(位置 #613)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5:17

他吃得很多、很急,边吃边盯着窗外的路,算着一个平时不太走路的人走完到布克法斯特的六英里需要多久,更别说剩下的四百八十多英里路了。
==========
– 您在第 72 页(位置 #717-71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0:57:38

金色晨曦洒在达特姆尔最高的山上,仍笼在阴影中的地面覆着一层薄薄的霜。晨曦落到地面上,像从手电里射出的光束一样,指着前方的旅途。又是一个好日子。
==========
– 您在第 79 页(位置 #800-80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3:30

他的妻子吞了一下口水:“你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人做一些你没做过的事,你就忙不迭地说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她的手指开始颤抖。
==========
– 您在第 82 页(位置 #837-84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6:44

哈罗德又一次离开电话亭,心里想如果莫琳能理解多好。但过去那么多年他们都淡漠了语言的沟通,只要看一眼他,她就会被拉回到痛苦的过去,还是三言两语的交流最为安全。他们都自觉和对方停留在最表面的交流,因为言语之下是深不可测、永不可能逾越的鸿沟。
==========
– 您在第 83 页(位置 #849-85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7:33

“我是爸爸。”六七岁的他有一次这样对母亲说道。母亲饶有兴趣地抬起头。他为自己的勇气吓了一跳,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只有戴上父亲的低顶圆帽,穿上他的睡袍,不满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酒瓶。
==========
– 您在第 85 页(位置 #867-8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8:28

他喜欢端一杯柠檬水,到外面屋檐下和那些抽烟的人一起躲雨。这一季开得最早的勿忘我在月光下的水洼里闪闪发亮。
==========
– 您在第 86 页(位置 #87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9:19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
==========
– 您在第 93 页(位置 #961-9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9日星期六 下午7:55:41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有时他们需要付出简直不为人道的努力来扮演“正常”,每天都要装,还要装得稀松平常。那种不为人道的孤独感。又感动又惭愧的哈罗德递过去一张餐巾纸。
==========
– 您在第 119 页(位置 #122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下午9:39:29

雨打在电话亭顶上,窗外昏暗的灯光化成了液体。他想留下来,好好和莫琳聊聊,但没有可说的话了。两人之间培育了二十年的沉默与距离已经太深太远,连老生常谈都感觉空洞,直刺人心。
==========
– 您在第 129 页(位置 #1338-133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2:51:31

她边笑边抽身,双臂挂在哈罗德肩膀上:“就像鸟儿那么自由。”脸上也满满写着自由二字。
==========
– 您在第 155 页(位置 #162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1:11:40

这个决定不仅仅是为自己而作的。还有莫琳,他越来越想念她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她的爱,但一走了之,将她一个人落在身后收拾残局仍然是错的。
==========
– 您在第 195 页(位置 #2076-207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下午10:06:51

月亮的轮廓渐渐清晰,圆润而饱满,像一枚透出水面的银币,高高挂在夜空。
==========
– 您在第 196 页(位置 #2088-209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下午10:09:50

拂晓前哈罗德就醒了。他撑起手肘通过间隙望向仓外,白昼正打退黑夜,曙光渗入视野,苍白得几乎没有颜色。随着远处的轮廓渐渐清晰,曙光越来越坚定,鸟鸣突然响起,夜空渐渐转为深灰、乳白、桃红、靛青,最后定格成一片蓝。一道隐隐的雾气爬过山谷,山顶和房屋都像从云中升起一样。月亮此刻已经模糊不可辨了。
==========

“他们都过河拆桥,”她说,“他们都后悔相信他,把他说得像个傻瓜一样。真是不可思议。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求过他们的注意呀。” 雷克斯抿着嘴陷入了思索:“至少那些人现在放过了哈罗德。至少他现在可以专心一个人走。”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1-274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4:11

能独自上路对哈罗德来说真是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和小狗按自己喜欢的节奏走,没有辩论,也没有争吵。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1-27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5:46

能独自上路对哈罗德来说真是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和小狗按自己喜欢的节奏走,没有辩论,也没有争吵。从纽卡斯尔到赫克萨姆,累了就停一停,休息好了就上路。他又开始可以在傍晚上路,有时兴致到了,晚上也不用停下,心中又有了新希望。这是最让哈罗德开心的,看着家家户户的窗口点亮昏黄的灯光,里面的人忙忙碌碌,并不知道有陌生人凝视,动作却依然轻柔。他又可以对脑海中重演的记忆思绪敞开心扉,莫琳、奎妮、戴维,他们都是他的旅伴。他感觉自己又完整了。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5-274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5:55

他想起刚结婚那几年莫琳紧贴着他的身体,以及她双腿间美好的隐蔽。
==========
– 您在第 281 页(位置 #2965-296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22:32

大家都以为我徒步是因为多年前我们有一段罗曼史。但那不是事实。我走这条路,是因为她救了我,而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谢谢。这就是我写信给你的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在几个星期前帮了我多大的忙,虽然我恐怕永远也不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勇气。

Decent & Chic

英国人的decent,法国人的chic。这篇文章「像法国女人一样活得chic 」中说道:

其实chic本身就是一个法语词,形容漂亮的、雅致的、时髦的。现在延伸成了时下最in的女性生活态度的代名词——代表一种看上去随性实则考究,看上去简约又不失优雅的状态。

推荐了一些书,都是以解决中产阶级以上的first world question。正如纽约时报中文网副总编困困创办的「玲珑沙龙」,概括来说就是decent and chic。在第28期流行通讯「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棒」中有龙荻对她的采访,不错听。

女生当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