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Casts 和我的故事

听播客已经超过三年,使用 Pocket Casts 也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故事的开头是2014年7月,记得从硕士宿舍搬出来,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便是自由的契机,也是孤独的开始。不再有舍友提醒你去吃饭,起床,自由支配的时间达到了每天二十四小时。刚开始并不适应这样的生活,每晚回去拿着平板看电视剧,没人说要睡觉了关灯,二十四小时包月的无线网络,即使午夜也没有锁门这一说。这样的日子并不是我喜欢的,于是我开始跑步、健身,消磨多余的时间。刚开始听喜马拉雅的罗辑思维和晓松奇谈,也把以前的晓说拿来重听(重复听之前的播客也是我经常干的事情)。后来发现了当时还是黑底白字的 IT 公论,听李如一(曾用名)装逼,保护艺术人人有责云云。当然还有每次会听到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跟着李如一先生的网站指引,知道了除了苹果自带的客户端,还有他最喜欢的 Castro,Pocket Casts 和 Overcast。我安装了这三个应用后还不满足,尝试了 Downcast 和当时还存在的 Instacast。从我个人需求和界面审美出发,选择了 Pocket Casts,我这个用户忠诚度极高,即使Overcast Castro大版本更新,尝试了之后还是喜欢 Pocket Casts。这个在澳洲的开发团队 Shifty Jelly 不会像 Overcast 的开发者那么 Fancy 的出现在媒体、播客和 Twitter 里,这款应用也没有很快速的更新。但是,他们的全平台做得很好,不仅是仅有的安卓支持应用,还有网页版播放器。我很早就付费了网页版,在使用黑莓手机的那段时间,依然没有影响我用网页听播客。在 app oriented 的时代,网页版显得很珍贵,但确实是万维网的根基啊,我想要去看网站,在搜索框输入网址的感觉。可能有人提到 Overcast 也支持网页版播放,是的,但它做的不够好。

第二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应该是2015年3月,那时在申请一个项目,需要考雅思。在准备雅思口语话题时,一个话题是手机应用,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 Pocket Casts,翻出了开发者网站,大肆介绍这是一个多么酷的团队开发的多么酷的应用。在Pocket Casts 网站赫然写着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podcast player”,莫名喜欢这种自信,当然是在它真的有这个实力的时候。尽管后来没有抽到这个话题,不过让我对这个团队加深了认识,他们类似罗宾眼罩的 Logo 也令我着迷,使我联想到独行侠和“I’m watching you”。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Shifty Jelly

第三个时间节点是16年暑假,我如愿申请到前面提到的项目,在那个无所事事陪伴家人最后一个月的夏天里,除了冰棒和汽水的味道之外,还有 Pocket Casts 的大版本更新,更新到了 6 的版本,我的天哪,感觉比排队半小时吃到 shakeshack 还开心。说起来这个大版本的更新无非是支持 3D touch,改变了一些交互,用 Swift 重写了代码。但更新使我快乐,一点没错,哈哈。

更新版本

更新版本

6.0 update

在 Stats 这一栏显示从June 27 2016开始我已经听了一个月的播客,sounds like crazy,but it’s just there. I am not proud of this, but it’s just who I am.

Stats

Stats

Stats

转眼就是现在,17年6月底。一直以来我写 app 的动机是我对应用的使用感受,不会因为它最近更新或是发布就立刻写文章。记得跟一个soul mate(哈哈我是这么认为的)聊天的时候,她说自己学课外知识比较丰富但没啥用。我说,有用,比如你就吸引到了我。她说,这有啥好吸引的,你看了书也一样懂。我说,不,我不想懂知识,是想懂你。然后说,交朋友就是这样,要靠时间到积淀,就跟酒一样,要品的,不是猪八戒和人参果的关系。她很认同“交朋友跟喝酒一样“的说法。

应用也是一样。尽管觉得用了半天来描述我有多喜欢一个用比特堆积起来的应用很ridiculous,这是一个仅仅三十人民币的虚拟存在啊,但是它就在身边对吗,好像电影 Her 里面的 Samantha;也好像奇葩说中姜思达说的,当你失去它会不会心痛,如果会的话,那就是爱。笑,这里还是不太恰当,但至少是一种“不舍”吧。

Pocket Casts 具有陪伴的属性。在情绪失调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花田fm”,听一听情感类播客节目,感受一下相同和不同人的同样感受。Pocket Casts 具有实操的属性,在被美帝单调的菜单虐得体无完肤的时候,常常新建一个filter,下载所有的“味之道”,那是真实的食物,不是罐头、加工处理过没有灵魂的东西,自己实操的普罗旺斯炖菜便是其中之一。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普罗旺斯炖菜实操

与口红、高跟鞋一样,Pocket Casts 也具有令人愉悦的属性。衣物会旧而应用却一直在更新,这就是奇妙的地方。如果你愿意,跟开发者沟通后会很 practical 的了解你的反馈,在以后的版本中作出修改,好像有一种共同成长的“幻觉”。与其说 Pocket Casts 呈现了美好的东西,不如说是由苹果建立起来的 Podcasts 社群。主播们输出观,听众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你可以听插科打诨的黄段子,也可以选择听讨论艺术史节目的播客。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而 Pocket Casts 就是把这些端给你的 waiter,他们察言观色,关心每一位客人,甚至拍拍你的右肩,而且并不突兀,说最近我们推出新菜单啦,试试看新菜式?

故事还在发展,没有什么幸福和不幸福的结局,就是每一天的生活,平凡且普通。我想,让我自由的使用自己的时间,选择陪伴我的事物,是一种实在的快乐。

2 thoughts on “Pocket Casts 和我的故事

  1. 很别致的关于 app 的文章,能看到时光的痕迹… built with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