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and Hello

夏天来了,夏天我要走了。遇到很多人,告别很多人。

我想遇见你

May25

两年前大概是春天,每天晚上去图书馆做雅思题目,就是已经做得麻木和忘我了,一天在路上碰见someone跟同学骑车往教研室方向,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风风…就好像在风中抓到一些solid的东西;今天散步心血来潮拐弯儿去了hoover archives翻一些档案日记啥的,后来一推门突然有人叫了我名字,是roommate,她来参加一个你懂的social conference,跟我解释了什么commercial pattern,我全然没听懂,就是想起了the good fight 第一集 Maia 在网上查到自己成为律师的那一刻。

走在伯克利电报大街上 ,我想 ,每个像 Moskowitz 先生一样牛逼的人 ,都要有个笃定的核 ,这样在宇宙间才不易被风吹散 ,仿佛每个伟大的街区都要有家旧书店 。

我想好好say goodbye

May26

刚刚去跟被 Palo Alto 房价逼走的姐姐 Karry 告别。不太会告别,就是认真去见她,最后一面,拥抱,认真说我会想念你祝你好运。当然最好不要想最后一次见面或拥抱,现在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很抱歉不能和你朝夕相见了。在异国,最多的不就是告别么。上次的法国小哥也是,打算明天去 SF De Young 抒发一下情感。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