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朝聖」讀後記

個人不是很喜歡讀小說,但自從某次讀了著名的「解憂雜貨店」後,發現小說的精彩不再與劇情的發展,而在於描述。「一個人的朝聖」這本書,好幾年前就出名了吧。一直以爲是旅遊書,就沒有看。略俗套的劇情,在我看來,就是不溝通導致整個故事的發生。不過作者對周圍環境的描述還是深得我心,比如說:

几近苍白的不知名小花,带着一抹浅紫淡黄,簇拥在树篱脚下。不知道那些年,副驾驶座上的奎妮可曾透过窗口看到这一切。

月亮的轮廓渐渐清晰,圆润而饱满,像一枚透出水面的银币,高高挂在夜空。

他喜欢端一杯柠檬水,到外面屋檐下和那些抽烟的人一起躲雨。这一季开得最早的勿忘我在月光下的水洼里闪闪发亮。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

但,這是譯者和作者的共同作用吧。這部書還有第二部,抽出另一個支線繼續下去,不準備再讀了,有些浪費時間。

接下去會認真重新開始讀The Great GatsbyAt Home with Madame Chic: Becoming a Connoisseur of Daily Life,兩本英文原版書,前者是小說,大名鼎鼎的Fitzgerald的這本小說是村上春樹最喜歡的,沒有之一,他在這版的長長的前言中有寫。這也是極具描述手法的小說,希望看完有不一樣的體驗,或是像電影一般華麗,或是另外一種可能。後一本書是微博(@Kindle中國)推薦的,關於法國女人的優雅的。在我前一篇「Decent and Chic」中有提到,應該會很快看完。這跟內心的某種東西有關,我就是要把每一件事做得優雅,就算是處理廚餘,清洗地板和炒菜於油煙滾滾中。這是生活態度,比學歷、身份、地位、金錢都要重要。

「女生當如是」。

註:這篇博客是用Windows Live Writer完稿的,總體還不錯,就是比較傻瓜,沒有一點MarkdownCoding的感覺。現在以爲有些困難的東西才是好東西(中二少年又開始擰巴了)。

書摘部分


一个人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也就是做决定的责任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很大程度上已经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我们已经做过艰难的谈话了,他已经明确交代过他希望如何书写故事的结尾——他不希望用呼吸机,不想受罪;他希望待在家里,和他爱的人在一起。
==========
– 您在第 20 页(位置 #176-17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下午10:52:29

从六十五岁那年开始,他就对未来的困难作好了心理准备:关节会越来越僵硬,耳朵会越来越不灵敏,眼睛一吹风就会不停地流泪,胸腔还会忽然一阵刺痛,好像预示着什么不祥似的。但现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又是什么呢,怎么这么有力,让他身体微微颤抖,双腿跃跃欲试?他转向A381街,发誓到下一个邮筒一定会停下来。
==========
– 您在第 37 页(位置 #342-3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0:24

“有趣的是,”她接着说下去,“我一直也很想这样试一试,但从来没有成功开始过。太多东西要做了,总是要先完成其他事情再说。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当然更容易,因为男人会更加一条筋。我没有冒犯到您吧,先生?”
==========
– 您在第 37 页(位置 #347-3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0:30

那女孩还不打算停下:“你是好样的。我真这么觉得。如果我们都不趁着现在偶尔疯狂一下,日子就没什么盼头了。”她轻轻拍一下他的肩,又回到那扇禁止闯入的弹簧门后面。
==========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353-35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7:40

他大大咧咧地仰躺在椅子上,两条腿蹬着地面,椅子只留两条后腿着地,颤颤巍巍地晃着,正是莫琳最见不得戴维做的动作。那男人保持平衡的同时,还张开两手环着自己的妻儿。
==========
– 您在第 38 页(位置 #354-35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38:00

现在哈罗德不得不作出解释了。如果他把这个计划说足够多次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渐渐变成能把这件事做成的人。
==========
– 您在第 46 页(位置 #436-4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43:12

几近苍白的不知名小花,带着一抹浅紫淡黄,簇拥在树篱脚下。不知道那些年,副驾驶座上的奎妮可曾透过窗口看到这一切。
==========
– 您在第 55 页(位置 #542-5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0:35

你还以为走路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呢?”她终于开口了,“只不过是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但我一直很惊讶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有多困难。”
==========
– 您在第 57 页(位置 #569-57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1:47

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推开父母,离他们越来越远。当他们的儿子终于永远地拒绝了他们的照顾,他们就要艰难地去适应。
==========
– 您在第 62 页(位置 #613)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上午9:55:17

他吃得很多、很急,边吃边盯着窗外的路,算着一个平时不太走路的人走完到布克法斯特的六英里需要多久,更别说剩下的四百八十多英里路了。
==========
– 您在第 72 页(位置 #717-71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0:57:38

金色晨曦洒在达特姆尔最高的山上,仍笼在阴影中的地面覆着一层薄薄的霜。晨曦落到地面上,像从手电里射出的光束一样,指着前方的旅途。又是一个好日子。
==========
– 您在第 79 页(位置 #800-80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3:30

他的妻子吞了一下口水:“你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人做一些你没做过的事,你就忙不迭地说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她的手指开始颤抖。
==========
– 您在第 82 页(位置 #837-84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6:44

哈罗德又一次离开电话亭,心里想如果莫琳能理解多好。但过去那么多年他们都淡漠了语言的沟通,只要看一眼他,她就会被拉回到痛苦的过去,还是三言两语的交流最为安全。他们都自觉和对方停留在最表面的交流,因为言语之下是深不可测、永不可能逾越的鸿沟。
==========
– 您在第 83 页(位置 #849-85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7:33

“我是爸爸。”六七岁的他有一次这样对母亲说道。母亲饶有兴趣地抬起头。他为自己的勇气吓了一跳,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只有戴上父亲的低顶圆帽,穿上他的睡袍,不满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酒瓶。
==========
– 您在第 85 页(位置 #867-86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8:28

他喜欢端一杯柠檬水,到外面屋檐下和那些抽烟的人一起躲雨。这一季开得最早的勿忘我在月光下的水洼里闪闪发亮。
==========
– 您在第 86 页(位置 #87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下午11:09:19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
==========
– 您在第 93 页(位置 #961-9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19日星期六 下午7:55:41

全英格兰的绅士都是这样的,一个个买着牛奶,给自己的汽车加着油,或者正在寄一封信,但没人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背着的包袱。有时他们需要付出简直不为人道的努力来扮演“正常”,每天都要装,还要装得稀松平常。那种不为人道的孤独感。又感动又惭愧的哈罗德递过去一张餐巾纸。
==========
– 您在第 119 页(位置 #122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下午9:39:29

雨打在电话亭顶上,窗外昏暗的灯光化成了液体。他想留下来,好好和莫琳聊聊,但没有可说的话了。两人之间培育了二十年的沉默与距离已经太深太远,连老生常谈都感觉空洞,直刺人心。
==========
– 您在第 129 页(位置 #1338-133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2:51:31

她边笑边抽身,双臂挂在哈罗德肩膀上:“就像鸟儿那么自由。”脸上也满满写着自由二字。
==========
– 您在第 155 页(位置 #1624)的书签 | 添加于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1:11:40

这个决定不仅仅是为自己而作的。还有莫琳,他越来越想念她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她的爱,但一走了之,将她一个人落在身后收拾残局仍然是错的。
==========
– 您在第 195 页(位置 #2076-207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下午10:06:51

月亮的轮廓渐渐清晰,圆润而饱满,像一枚透出水面的银币,高高挂在夜空。
==========
– 您在第 196 页(位置 #2088-209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下午10:09:50

拂晓前哈罗德就醒了。他撑起手肘通过间隙望向仓外,白昼正打退黑夜,曙光渗入视野,苍白得几乎没有颜色。随着远处的轮廓渐渐清晰,曙光越来越坚定,鸟鸣突然响起,夜空渐渐转为深灰、乳白、桃红、靛青,最后定格成一片蓝。一道隐隐的雾气爬过山谷,山顶和房屋都像从云中升起一样。月亮此刻已经模糊不可辨了。
==========

“他们都过河拆桥,”她说,“他们都后悔相信他,把他说得像个傻瓜一样。真是不可思议。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求过他们的注意呀。” 雷克斯抿着嘴陷入了思索:“至少那些人现在放过了哈罗德。至少他现在可以专心一个人走。”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1-274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4:11

能独自上路对哈罗德来说真是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和小狗按自己喜欢的节奏走,没有辩论,也没有争吵。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1-27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5:46

能独自上路对哈罗德来说真是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和小狗按自己喜欢的节奏走,没有辩论,也没有争吵。从纽卡斯尔到赫克萨姆,累了就停一停,休息好了就上路。他又开始可以在傍晚上路,有时兴致到了,晚上也不用停下,心中又有了新希望。这是最让哈罗德开心的,看着家家户户的窗口点亮昏黄的灯光,里面的人忙忙碌碌,并不知道有陌生人凝视,动作却依然轻柔。他又可以对脑海中重演的记忆思绪敞开心扉,莫琳、奎妮、戴维,他们都是他的旅伴。他感觉自己又完整了。
==========
– 您在第 260 页(位置 #2745-274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05:55

他想起刚结婚那几年莫琳紧贴着他的身体,以及她双腿间美好的隐蔽。
==========
– 您在第 281 页(位置 #2965-296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下午6:22:32

大家都以为我徒步是因为多年前我们有一段罗曼史。但那不是事实。我走这条路,是因为她救了我,而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谢谢。这就是我写信给你的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在几个星期前帮了我多大的忙,虽然我恐怕永远也不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勇气。

Sidebar